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突然想到和同学编的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怕是石乐志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
长大以后能播种琪露诺
播种一个一个就够了
会结出许多的许多琪露诺
一个挂在挂在雾之湖
一个挂在挂在红魔馆
一个挂在挂在神社
一个挂太阳下 化成非酋
啦啦啦啊琪露诺 啦啦啦啊琪露诺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琪露诺
到那个时候 幻想乡每个角落
都会变得 都会变得智慧 充满力量

近期(?)画的画
最后1p是初中同学给画的,超少女
为什么上天没有赐给我心灵手巧的品质.jpg

【永远组】劝学杂记

*发了烧胡言乱语。
*可能是永远组吧。

——————————————————————————
  
我依稀记得公主小时候,为了逃学躺在锦绣卧榻上装病。
 
大红的丝绒上,冰晶玉洁的小姑娘作僵直状,学着我那内寝里的画上小人,鼓起微红的双颊, 两抹黛眉簇在一起, 一手抚胸一手捂头,痛苦不已的样子颇得画像精髓。
 
“公主大人,您这是……”
 
我假装惊恐地走过侍女让开的通道,快步走至榻边,将左手搭上了公主捂头的那一只胳膊。
 ...

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才知道神主笔下的幻想乡有多难企及。打一架之后成为要好的朋友,这种情况确实只有小孩子们能做到了……
幼时和同龄的小孩儿怎么打怎么闹,第二天该分糖分吃的还是照分,现在聊起来也只是哈哈一笑。
天天都是孩子们的盛典一般的地方,果然只能存在于幻想中啊。

【花宴结尾】东方的夜明

*这个地方,既存在也不存在。
*南方什么都不多,就是“龙”多。

当乡下的清风穿堂而过的时候,东方的地平线已然泛起了一道鱼肚白。山野林海鸟声鸣起,水田荡漾淡蓝的细波。薄云几片映着朝阳的亮黄,稀朗的星星逐渐被白昼吞没,只留下启明星提前宣告新的一天开始了。
木屋背后的山坡,山石细腻温润的表面表明潮气之强,其夹缝中钻出的野草尖凝出晶莹剔透的露珠。
老家所在的这座山上,有佛寺,有道观,有神庙,还有路边笑眯眯的土地公公的小神庙。再过一会儿鸡鸣的时候,神庙就该撞钟了。
这时已经有大人下田耕种了——牛低沉的哞哞声,虽然声不大,但也闷闷地响遍了小村子。在田...

【大概中篇】大江山的花之盛宴(下)

哎……(心累)

【大概中篇】大江山的花之盛宴(上)

嗯……想说的都在图里了(心累)

【曲梗】闪耀在世界尽头

*最近抓耳的曲子有点多有点应接不暇
*和原作设定可能完全不同因为没看过(……),完全凭听感
*有个人见闻私货
*感谢11大触带给我们这么棒的曲子!虽然我知道我又多了一个手残剁手的游戏了!

依稀记得小时候的很蓝、很清澈,感觉星星只是天湖溅起的水珠而已,银河则是为天湖补充水的瀑布,就是它,使得湖水如此激荡。
 
当然,天湖不是天天能见的。老爹说只有做一天乖孩子才能那天在晚上看见它,否则会乌云遮天,雷公踏雨来取走你这坏小孩的肚脐……
 
我天性淘气,该胡闹胡闹,星星照样东升西落,雷公照样打他的盹。
 
村里有位姐姐,与我们这辈小淘...

最近听墨染樱感触良多
就着彷徨之冥渣填了一下
幽冥组注意 二设注意
有时间写一下故事好惹(坑)
顺便一提,妖梦的部分写的相当爽快
果然是直来直去的庭师啊(笑)

听墨染樱听哭了
眼前浮现了这么一个情景:
 
站在冥界之端俯瞰樱花海
花瓣一缕一缕在空中蹁跹
幽幽子轻抚着妖梦的头顶
妖梦说,幽幽子大人,冥界真正的春天来了呢
 
冥界的墨染樱啊
层层叠叠直抵天穹
虽是无力的苍白
但充满凄凉的美感

1 / 6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