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曲梗】闪耀在世界尽头

*最近抓耳的曲子有点多有点应接不暇
*和原作设定可能完全不同因为没看过(……),完全凭听感
*有个人见闻私货
*感谢11大触带给我们这么棒的曲子!虽然我知道我又多了一个手残剁手的游戏了!
  
 
 
依稀记得小时候的很蓝、很清澈,感觉星星只是天湖溅起的水珠而已,银河则是为天湖补充水的瀑布,就是它,使得湖水如此激荡。
 
当然,天湖不是天天能见的。老爹说只有做一天乖孩子才能那天在晚上看见它,否则会乌云遮天,雷公踏雨来取走你这坏小孩的肚脐……
 
我天性淘气,该胡闹胡闹,星星照样东升西落,雷公照样打他的盹。
 
村里有位姐姐,与我们这辈小淘气包玩在一起。她就是孩子王,一群泥球似的小鬼都排好队跟在她身后。
 
她可是出了名的乖巧伶俐,村里人有口皆碑,她爹喝醉的时候也会喷着酒气抓着别人的手念叨她女儿有多么体贴。
虽说我不太信我爹的话,但是我那时认为,我们天天看得到星星都是托了她的福气。
 
村后山有座古寺,那里早已没有了僧人,成了废寺。我幼时,那里还没有被围封,胆子大的孩子们经常闯进去探索一番,也有胆小却淘气的,在寺门口石阶两侧的斜石坡上滑滑梯。我呢,常常被她抱着腋下,在古寺门前长长的坂道的矮围墙上走平衡木。
 
她一边托着我走,一边给我讲后山灵狐的故事。
内容细节自是不记得了,大概讲的是破四旧时一个尼姑和千年灵狐相依相救的故事,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灵狐从人手底逃脱,化作流星飞到天上变为星星的结局。
 
后山神异的故事多,这么新奇的故事结局倒是头一次听。
 
“雨晴姐姐啊,那灵狐是从瀑布上滑下去的吗?”
“瀑布?什么瀑布呢?”
“那个,白色的,夏天挂在天上的那个!”
“银河啊……噗,怎么、你是觉得星星是沿着它滑进天空的吗?”
“可不是嘛!”
“嗯嗯,一定是这样的喽!”
 
小脚丫落在圆顶石上,那些石头说不上来是什么种类,只记得它很粗糙,凹洼中闪着点点银光。
 
“雨晴姐姐!我这可是走在银河上哦!”
“诶?”
“这个石头像不像通天路!嘿!我是小灵狐!”
“啊呀——!你不要跳啊!……摔下来可疼可疼啦……”
“嘿嘿嘿嘿嘿!”
 
天穹是一泓潭水,银河是潭水的源泉。
 
银河又是哪里来的呢?
 
那天我无意间回头望天,一道长光划过东方的夜空。
“流星!”我立刻大叫出声。
虽然只有一瞬,看它的前进方向似乎是银河呢。
 
所以说,每颗流星都是一只灵狐吗?
原来是灵狐点亮了星空啊。
 
那之后似乎过去很长的一段空白期,我也不信那些胡来的故事了,毕竟我已经是科学儿童了。
 
孩子之间都生疏了,古寺也被当做文物保护了起来,记忆里澄净的天空也很少再看到了。
 
但是,我的梦里,常常有一只神异的狐,跨越遥遥两万六千公里,融入晶莹的星河之中。
 
老爹说起来那个姐姐,只是说她们一家子迁走了,迁的蛮远的,好像是那姐姐极力反抗争取来的结果。至于别的什么内情就是人家闭门自谈的事了。
 
我眼前突然浮现起灵狐的模样——那是我无数个模糊的梦一点一点补完的画影。
 
——它的模样同一般的狐狸别无二致,只是柔顺的毛发闪耀着星点银光。当它奔跑起来时,它的足迹就是它自己命运的舞步。只有它知道,它的下一步奔向的,是自己掌握的未来。

评论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