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永远组】劝学杂记

*发了烧胡言乱语。
*可能是永远组吧。
  
  
  
  
  
——————————————————————————
  
我依稀记得公主小时候,为了逃学躺在锦绣卧榻上装病。
 
大红的丝绒上,冰晶玉洁的小姑娘作僵直状,学着我那内寝里的画上小人,鼓起微红的双颊, 两抹黛眉簇在一起, 一手抚胸一手捂头,痛苦不已的样子颇得画像精髓。
 
“公主大人,您这是……”
 
我假装惊恐地走过侍女让开的通道,快步走至榻边,将左手搭上了公主捂头的那一只胳膊。
 
“让臣下为您把把脉吧……”
 
“不用!……哎呦……”
 
公主中气十足地一甩手臂,马上意识到自己破了功以后,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呻吟来补救。
 
我也差点忍俊不禁,好在这聪明伶俐的小姑娘没有睁开眼。“那让臣下望一望您的气色如何?”

“不用不用……永琳听一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我发烧了对吧?发了烧就说明有炎症对吧?有炎症就是我玉体抱恙对吧?那我就只能躺在这里养病了对吧?”
 
连环的反问句,这次公主没有破功,就是嘎哑的声音装得太过了些。
 
“公主大人,您的动作和症状,倒是和地球上晕船的人很像。”
 
我还是忍不住戳穿了她,挡上嘴偷笑,等着公主苦着脸放弃抵抗。

果不其然,小姑娘整个人都瘫了下来,泄了气。

“永——琳——!!!”
 
她便撒起野来,在床上滚来滚去,把枕上的白泽都揉得呲牙咧嘴的。
 
“公主大人,您也懂事了,您应该知晓学习的重要性。我们月人之所以在月球上创造了如此伟大的文明,所依赖的就是永无止境地去追求知识的……”
 
“不听不听,永琳念经!”
 
小公主捂住了双耳,冲着我大翻白眼。

我于是摆出了冷漠的神情,抬起身子撩开纱帘。

“那就不要怪臣下不客气了,公主大人,臣下有的是办法将您带到监学那里去的。劝您读书,是月夜见大人传达给臣下的旨意。”
 
“……呜——永琳和那个老家伙超凶——”
 
老家伙……

这种话,也就小公主敢大声喊出来吧……

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公主那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的样子,我实在是抑制不住地心软了。

“那……臣下折中一下吧。”
 
我又欠下身,柔声说道。

“您今日可以不去监学那里,不过须由臣下来教您。”
 
“好哇!永琳教我!”小公主一下子弹坐起来。

“仅限今日。”

“……不要!为什么永琳不能一直教我?永琳来教我,我什么都学。”

“臣下也有别的事务,今日能来见公主,还是月夜见大人有此事叫臣下来办。”

“呜……”

小公主生气地用小脚丫踹了踹被子。
 
“您要是不答应臣下以后一直跟着国师好好学,臣下今日就不教您了,往后也不见您了。”

“……哼、哼……不愧是月之头脑……”

小公主吃瘪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因为我说了那些话让她吃瘪,我也是生平第一次觉得我不太厚道。

往后可能要在这个小家伙身边栽大跟头啊——我拿着书卷坐在床边给小公主讲的时候,心中是这么想的。

评论
热度(4)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