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我又梦见东西了

*一次比一次刺激。

——————————
*
我站在深深的湖水前,脑中一片空白。

*
她怎么就……怎么就会跳下去了呢?
明明,刚刚还在我身边,浅浅地笑着,两颊的小酒窝醉人心脾。
恍惚间,耳边响起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
“呐,你喜欢我吗?”
  

该早早说出这句话的,是我。
虽然她有脚踏两条船的嫌疑。

*
我失了魂。
岸边好像有人报警了,我觉得来不及了,我看着水性极好的她任自己浸入水底,鼻腔激烈地呼出滚滚气泡。
我绝对脱不了干系了,和她的死。
我甚至想跳下去,就算我完全不会浮水,我也要在冰冷的湖水里紧紧地抱住她,在死人的世界里让她,还有我,还有一点温暖可以珍惜,可是我没有。
因为猛然间,我想到了昨天她的朋友圈动态。

我要去宰了那个男的。

*
比较奇怪的是,没人拦住我这个第一嫌疑人。
我就那样失了魂地走到街边,坐下。马路牙子硌得我生疼,我希望以此来转移内心的痛。
我打开手机,想要告诉谁这件事,可是我想到了我早因为暗恋她闹得众叛亲离了。我哀哀地哭了起来,点开她的朋友圈,试图用她的回忆去挽留她。
 

  
忽然,一条朋友圈刷了出来,三秒前。
和她昨天的第一条一样。
 
  
  
*
她的朋友圈按照昨天的时间顺序准时准点地一条一条发了出来,时间点都一样。
而真正昨天的动态却都没有。
我这一天脑子都是清空的,我还来不及震惊、恐惧,转眼间她的动态就到了倒数第三条。
我终于回过来了神,颤抖着手按开了她的对话窗口。
如果我真的穿越了的话……如果时间轴真的回溯了的话……
一种恐惧攥住了我。
我开始疯狂地打字,手指动的飞快,达到了我从未有过的速度。字总是有错,每改一字我都在狂躁不安,一秒钟的时间在此时此刻无比的珍贵。一条接一条的消息发了出去,我让她不要来这里,我起身狂奔,一直跑,跑到了一个离湖远远的地方,也是我们经常约会的地方,我让她来这里,我让她保证她待会儿来这里而不是之前约的那个地方,我崩溃到泣不成声。
 
 
 
她终于回复了我。
“好啊,我马上。”

 
 
*
我难以置信,我再一次见到了她。
完完整整的、一点事也没有,跟那里轻浅地笑着。
我胡乱地擦掉了眼泪,并且感谢了一遍世界上客观存在或者在作家笔尖和人们口头存在的所有神。
于是我又一次开始了和她的约会,这一次我终于跟她表白了,她也接受了,依偎着我。
失而复得的巨大幸福感环绕着我,我不知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我。
 
 
 
不知怎地,我们就走到了那个湖边。
我一激动,指着那个湖说:“你知道吗 你要是在那个位置,你就死了。”
 
 
 
*
在我醒来的前一秒,她轻声说道:
“说不定这是我的执念呢。”
 
 
——————————————————
我从中得到的启示:我还是放不下她。
(抱头痛哭)

评论(1)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