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忘乡未明佚记》前序

作者序:
离去了却有人默默记住的,才是幻想中的事物吧。
我正是踌躇不得志的年龄。有友人推荐我去了解了一段历史。起初我并不在意,甚至认为这有些可笑,是不可能存在于世上的,也许只是友人的妄想病犯了。
但之后的日子经历了一些事情,我开始深思追索这段历史中的深远意义,我们是不是抛弃了什么?遗忘了什么?每夜合上眼睛浮现出的悠长韵味的画面,是不是我们潜意识中忘记了却最不能了却的事物?或许它们仍在某地悄然地存在着?
这段往事中的主人公,将她的一切诸如此类的记录了下来,并带着她瑰丽的幻想,隐入了我们世界的另一侧,并且守望着。每个人的精神密码中最神秘又最清越的一部分,就是在她带走的事物中。至于这个历史的缘起,正是我要记述的。
我并不与书中的主人公们有任何联系,我也不与这现世有任何联系,但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等我发觉的时候我已然深陷其网中。这是一段回味无穷的往事,或许现在被抛弃被世事打压得灰心意冷的人们能从中得到些什么。我不能明说,只能把它记录下来,就像各种史书那样写下来示与世人。


*以下脑洞
 
明治十七年,八云紫辟幻想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余乃修《忘乡未明佚记》,记其现世游历,作此序以记之。
余观夫东之国之景,尽在幻想乡。衔三界,通古今,妖妖跋扈,竞游天地。此乃幻想乡之盛状,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接三途,南极京都。遗忘之物,皆会于此。入乡之情,得以异乎?
若夫异变丛生,妖魔横行,阴风怒号,浊浪排空,人间惶惶,不可终日,则有博丽巫女,逞凶除恶。或月之人与乡之妖有隙,则举乡攻之,虽未胜于大而胜于微末,亦可称道也。
至于春时社祭,乡之盛事。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村社歌舞,众妖聚乐。巫女设宴,来客备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品月见之酒,赏烟火之花。舞者赞,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起座而喧哗者,众宾欢也。灯火阑珊处,或有妖唏嘘,而以享宴酣之乐为众也。
余仰观宇宙之大,叹余身之渺。然则人俯仰一世,其贵于有心血之物可流传于世。夫幻想乡者,人心之寄托也,或宏达,或神妙,全在于一人之为,不可不为之叹服。余作此记,以敬上敬仰之情于诸怪谈奇志之作者,以明现世之于幻想之美而无不在者也。

评论
热度(1)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