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花画话

*即兴随笔




最近似乎花儿什么的全都一股脑儿地开了,引用朱自清先生的话说“赶趟儿”。假期一到,人就呼啦啦地往花底下钻,花也没了,景也没了。我真的是批判且无可奈何的。
我画画有个特点,正经地构造一幅画,不爱画人,偏爱写景,人嘛就给一小块地方。并非是我画人画不好,而且我从来不惮于不会画,而是我只是在设景待人罢了。真有那妙人,我会让整个世界成为ta的陪衬。不过妙人太少,少到只有看景的画外人来往。
写作也是。我认为,人只是在被动地接受所谓“命运”。比起规定了一个人的性格如何如何开始发展,我更愿意通过让那人做事或被做事来体现这个人,让剧情发掘人物。并非是我不善于选择主题,而且我不喜欢固化主题,而是我感知到的世界是极度的多元化和复杂化的,我想我已经初窥到了世事能如何打磨一个人。真有那妙人,想让我为ta改变ta的命运的,我还没有想到过。
那涌到花底下的事情的意义,我看都是虚无的,因为对什么人都没什么精神品格修养的意义。

评论
热度(1)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