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LL/单方性转】如果是这样的μ´s——(十一)

*妮可、凛、海未、绘里性转注意!⚠️

*二年级组常态和男生常态(

*合集就很方便

*各官设性格混杂注意!⚠️

*也就是说ooc注意……



偶尔,园田会想起,在国中的时候,班里那些人谈论的谁谁谁和谁谁谁在一起了的声音。对这种妄议感到厌恶,但是望向窗外的时候,看见了当事人的身影,又忍不住往那个方向多想了点。

比如说南被一个班上的男同学搭了讪,两个人悄悄离远了些,而被暗地里支开了的高坂毫无察觉地仍在挂单杠上兴高采烈地晃荡。

一边为高坂的迟钝感到无奈,一边又为南胡思乱想。

这样子,园田会不自觉地认真思索起来。

直到在坐到自己身边的南的身影后方,看到那个男生一脸懊丧的表情,园田才会放下疑虑。

至于高坂的话完全没有过这种情况,某种意义上来说太令人放心了。

好吧,园田就是操心的命。

不过其他人发现了以后被高坂指控青春期萌动,怎么想都有些奇怪。


过于深思熟虑也并非是什么优点。


事到如今,园田有些失望,对自己。短信改了又删,就是没有发出去。

凭心而论,他不想让南或者μ's的其他人受到伤害。

可是决定出国留学这种只有单程票的旅程,很难找到平衡的处理办法。

南这几天一直都在收拾行李,训练什么的也没有落下。去高坂家做客的时候,听到高坂跟电话那头的南吵吵闹闹,聊那些女生的话题聊得不亦乐乎还笑的很没形象,写歌词中的园田握着笔的手不由得攥得紧了一些。

一想到南启程的日子不远了,园田的心就沉得越来越深。

这样瞒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园田在高坂兴奋的聊天声中默默地想。

眼下新一次的演唱会在即,能不能登上love live的舞台皆在此一举,这时候再说出来这种事情,无疑会对高坂乃至整个μ's造成重大打击。


如果南亲自告诉高坂这件事情就好了,也许作为青梅和队长的、总是积极向前的高坂会为南做出很好的选择的。

可是……

园田默默地把目光投向煲电话粥中的高坂。

察觉到了目光的高坂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园田像触了电一样瞬间撇开视线。

“怎么啦怎么啦?”

“没、没什么……”

“呃……嗯嗯,海未君在我对面哦,他在写歌词,刚刚突然盯着我看的说。啊对啊对啊,海未君经常会做出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不错,可是穗乃果真的受不了呀!特别是在他面前补作业的时候……”

喂喂……我现在就在你面前啊……

园田额头上滑下几道黑线。

“小鸟要跟海未君说点什么吗!”高坂兴致勃勃地说。

“啊?”园田懵。

“诶?不用吗?那好吧……虽然这样,可是他本子上空空的诶——”

“别说出来啊!多不好意思!”

“不聊了?好吧,我继续和小鸟聊!”


收拾好心情的园田皱起了眉头,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啊、啊呃……”高坂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而后嘟起嘴以示抗议。

“海未君他又凶我。”她嘟囔着说道。

“唔,我想大概是因为果果没有写作业吧……”电话那头的小鸟轻笑道。

“哇啊——真的超级不想写——”

“不可以的哟果果……啊,这边有别的事情要忙啦,对不起果果,小鸟要先挂电话了……”

“啊!小鸟你不要走、啊……挂电话了……”


高坂哭丧着脸把手机搁到桌面上。

怎么想都是小鸟故意的。

唔……但是,这次似乎没有等到穗乃果回话就挂断了……看来的确是有很紧急的事情呢。


迎接高坂的是来自园田的和善的眼神。



要问到青梅竹马,国立音乃木坂简直一抓一大把。原因无他,就是基本上这里的学生都是附近的老居民的后代,祖传的入学道路,搞不好某某家和某某家都已经认识三代人了,比如说高坂家和园田家。


星空家和小泉家不算是老居民家庭,但也来这边定居了二十来年了。因为星空的妈妈和小泉的妈妈有很深的交情,俩孩子自然也就从小玩到了大。

虽然星空只比小泉大不到三个月,但是星空一直都是抱着作为哥哥的心态——带着小泉跑遍全世界。还在五岁的时候因为小泉一句话,就一路走走跑跑,拉着人家溜到了什么农业用地观察稻谷,最后两个人被农民伯伯扛回了家,星空还吃了一顿木板炒肉。

小学的时候星空经常用滑板载着小泉满街玩,算是街区的一道风景线了。

形影不离的星空和小泉真是羡煞旁人。意见最大的毫无疑问是一年级女生,就连上个厕所两个人都是互相在外头等着,毫无下手机会,过于犀利,很多女生都欲哭无泪地表示活了十几年从来没见过这种操作。


啧,星空搞不好是个青梅控啊。

思索一番得出如上结论,矢泽一副“我不认识这个痴汉”的表情坐在星空旁边。

“仁太郎仁太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星空拿手肘捅了一下矢泽的腰眼,对方“嗷”地惨叫一声。

“不要叫我仁太郎!”

“我说啊——西木野邀请花阳亲和我去玩儿了,你要不要来啊?”

“哈?没邀请我我去什么。”矢泽翻起白眼。

“可是就我一个男生太孤单啦。”

“那你就别去了呗。”

“可是花阳亲要去。”

“她要去你就一定跟着去?”

“嗯!”


矢泽心中跑过一万只羊驼。

“不怕别人说你俩闲话吗都多大了还腻腻歪歪的——”

“哇!看在西木野的份儿上仁太郎你也来吧!”

“就是因为有她我才不想去!”

矢泽毫不犹豫地说道。


结果那孩子一副八卦的表情看着他,令他毛骨悚然。


“呃,去不去是我的自由吧……”

“诶——”星空失望地颓在了座位上,可怜兮兮地仰天长叹。

“……要是实在想玩的话,咱们两个出去看看体育比赛啊逛逛秋叶原啊也不是不行……”

“真的吗!”

矢泽差点被星空突然发亮的眼睛闪瞎。

“真的。”他咬牙切齿地说。

“耶!说好啦!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看来他只是爱玩而已……

矢泽被连珠炮般发问的星空摇晃得十分崩溃。


星空这家伙可是会突然在没有女生的情况下喊“啊前天晚上我忘了【哔——】”的,因为听信了爸爸的鬼话而把那种事情当作月常任务,单纯到令人发指。

这种荒唐的月常任务还是园田找来绚濑一本正经地给星空科普了一波以后,才结束掉的。


还有……

当绚濑和星空面对面谈心的时候,矢泽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站在角落里的园田。

被两个女生天天夹着走的家伙有资格害羞吗!

你看看每天都有时间和东条独处的绚濑,人家多坦荡啊!

再看看……呃,呃?呃……


哇,就我一个人身边没有女生陪着。

矢泽的脑海里回响起了贝多芬的名曲。


对了,拿园田举例也不是很妥,正气凛然还纯情闷骚,估计是真的不会。

冷酷无情的男神绚濑好像本质是怂到西伯利亚……

本人……


矢泽用怜悯的目光看回星空。



怎么说呢,单纯真好。

之后放了星空鸽子的矢泽想道。



园田最近和高坂聊天的时候,高坂老是抱怨他长高了、肩膀变得太宽了,都没办法把书包顺利地挂到他的肩头上了。

对此园田先是板起脸批评了一番高坂的行为,然后无奈地说他长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真是的!之前我拍了一下你的肩膀,手感吓到我了!”

高坂一脸埋怨道。

“你那一下子也吓到我了。”园田轻轻地说。

“但是这样,海未君就可以撑起来更多好看的衣服了!”

南笑道。

“嗯嗯,在街上走很能吸引目光呢。如果让海未君穿着执事装在秋叶原的街道上遛一圈宣传我们μ's,肯定能涨不少人气!”高坂眼神发亮,干劲十足地竖起指头提议道。园田立刻从脖颈羞红到了耳根,朝天大喊道:“不行!不可以!”

“啊——小鸟已经能想象到那幅光景啦~”

“不要啊南!为什么要摆出那样令人汗毛倒竖的表情!”

“穗乃果知道,这叫痴汉笑!”

“痴汉?!”

“诶嘿嘿~”

“高坂你怎么也……你们两个不要再捉弄我了——”


在把园田惹炸毛了以后两人才连连告歉,可是园田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个人还是笑得那么欢乐,道歉根本没有一丝真诚。


园田在女生的欢声笑语中,垂首长叹。

心好累,各种意义上。



西木野最终只邀请到了小泉。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思来想去西木野除了没来的星空以外,想不到别的合适的人选了——她这次是想找个人陪她逛街而已,确切地说是逛秋叶原。一个人逛街什么的过于寂寞了,叫来熟识的小泉一起才是王道。至于为什么想要叫来星空,那是为了有人能帮忙提东西,或者帮忙参谋参谋商品。

后者只占一点点成分。

不过,小泉是很会逛街的人,有她在不经常来这种地方的西木野身边,两个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上午。

中午的时候拎着三四个袋子的小泉提议说在秋叶原解决午饭再回家,西木野欣然同意。

本来西木野想去看看传闻中的女仆咖啡店,但是因为时间安排的缘故没能去成。在去吃饭的途中,两人还顺便路过偶像周边专卖店,欣赏了一下μ's的周边。


吃完饭出来,小泉挥手送别专车接走的西木野,开心地拎着自己的“战利品”往车站走。

“花阳亲!”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她脑袋后头响起,吓得小泉原地一跳。

她忙不迭地回头,果然看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大笑脸。

“凛……凛君!”

她惊叫道。

“诶嘿!花阳亲果然也在这边~啊,我来提着吧!”

一边说着,星空一边把小泉手里的纸袋子拎了过去。小泉连忙小声地道谢。

而后小泉疑惑地望着笑得没心没肺的星空,问道:

“凛君怎么在这边?”

“啊,仁太郎答应了我带我来这边玩,可是我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星空一挑眉,气哼哼地说道。

这是被爽约了啊……小泉无奈地心疼星空一秒钟。

“那、那现在,凛君打算怎么办?”

“唔……”星空撅起嘴思索一番,忽然兴奋地说道,“我带花阳亲去玩怎么样?”

“啊?”小泉扶住掉下的眼镜框。

“走走走,先把花阳亲的东西放回家里,然后我再带花阳亲去一些好地方玩!怎么样?就这样决定吧?”

星空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啊……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这样决定啦!走吧走吧!”


小泉一如既往地被拐走了。


评论(2)
热度(43)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