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lovelive】常伴吾侧

*无cp
*醉酒之作

1.
神社的黄昏总是静悄悄的——虽然这里一直很冷清,但只有处在黄昏之时,你站在鸟居前,看着像是要融化在地平线上的橙黄色夕阳,才能发觉世界原来可以这么安静。
个中原因大部分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全天都在执着扫帚打扫的巫女,那个时候是不在的。
——于是她身边的那些妖就都不见了,像清风卷走灰尘那样无痕。

2.
“雁北雁南,归兮去兮——”
“佳人桃蕊,离矣落矣——”
“你这是念的哪门子诗啊,咱没听过这种奇怪的蹩脚诗。”巫女坐在坂道上抱起蓝毛的兔子放在自己的腿上,拍了一下兔子头。
那兔子顿时抖了抖支楞着的长耳朵,然后跳下了巫女的腿。
“这真是不知廉耻……!”它捂着自己的双眼高叫道。
于是一人一兔在斑驳的树影下面对面静坐了好久,从中午到傍晚。
太阳终于显出了颓态,昏昏沉沉地下坠着。
“……是时候了。那么……别人呢?”
“什么……?”
一大一小两双眼睛互瞪着。
最终,那小眼睛最先移开回避。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兔子低下了头,蹦跳着远去的身影随着灯火的亮起而消失。
“什么都不记得……”
巫女轻声重复道。

3.
“朱线缠指,玉镯作誓。”
“盼兮盼兮,不见君回。”
小灰鸟理完漂亮轻柔的羽毛,轻啄了一下巫女的头。
“连你也开始乱念诗了。”
“小希,要开宴了哦!”小鸟又啄了一下她的头。巫女伸手去揪它,那小鸟灵巧地跳开了。“不去吗?”
“什么开宴啊……”巫女嘟囔道,手上不由得握紧了扫帚把,枝条尖飒飒的摩擦声更甚,“……有烤肉吃吗?”
“不知道呢……话说不是小希你……”
小灰鸟看见了黑暗中的一抹暖色,张了张嘴,还是叹了口气,扑几下翅膀,也消失了。

4.
清晨,一头鹿和一只猫互相追逐着跑过神社,钻入树林中不见了。
本来玩心大起的巫女丢下了扫帚想去追,可来不及了。
“经年无果,魂已西逝……”
不知道为什么,巫女的脑中浮现了这句话。
“小希喵——!”
那猫又跑了回来,背后和额间是黄毛,其余的都是纯白的毛,看起来很软。它高翘着尾巴,将爪子搭上巫女的木屐。
“什么时候开宴啊!”
上来就是这句话……巫女扶额头,这些天来这是第几个妖了。
那头小母鹿也披着一身的叶子走了过来,晶亮的双眼荡漾着早春的湖水,模样温顺极了。
“大、大家都等着你呢……”
“咱什么都不知道!”
巫女有点生气,大声喊道。
猫和鹿只是被惊得退了几步,却并没有走开。巫女突然觉得自己太失礼了,连忙鞠躬道歉。
猫蹲坐在地上舔爪子。“嘛,凛也从海未和小鸟那里听说了哦,原谅你了喵!小希不用在意的喵。”鹿也跟着甩了甩尾巴。
“那么……现在去吗?”
这到底是理解没理解咱的想法啊……巫女十分无语。
等到黄昏之时,一猫一鹿也消失不见了。
“鹿也是通灵的吗……”巫女嘀咕道。

5.
最近神社鸟居附近总有一只奶豹在徘徊。
奶豹总是会很笨拙地在鸟居前匍匐扑击落叶,等到叶子破碎之后又换一个叶子继续玩它的捕食游戏。
奶豹还会翘着红色的尾尖,叼着自己采来的番茄咬。
可当巫女抱起它往神社里走时它总是会惊慌失措地嗷嗷乱叫。
于是巫女只好无奈地放它随意跑动了。
奶豹一步三回头地走远了。
地上留下了一圈水果,一共九个,七个熟透了的番茄,一个黄色的果子,还有一个紫色的果子。

6.
迫近黄昏,有只白狗叼着白兔,欢快地从神社屋檐上矫健地跃下。黑耳兔子被放到地上后就僵住了。狗眼周有红色的神纹,眼睛却是蓝的,仔细看看,那白狗的耳尖有橙色杂毛。
天照?巫女想道,于是她放下扫帚,恭恭敬敬地站在了原地。
“小希!”狗迈开四肢狂奔了过来。
……似乎不是天照呢……
“小希!我们走吧!”
“开宴会?”
“诶?诶诶诶诶——”
狗似乎露出了难以置信以及惊喜的表情。
“小希你想起来啦!”
“……在你之前已经有、很多很多——的妖跟咱说过了。”
“诶诶诶诶!!”
那狗的表情更加惊诧了。
一旁的兔子晃晃悠悠地爬了起来,一瘸一瘸地颠着。
“……她在逗你啦……啊……穗乃果……”
“诶?!”狗又转头看向像是掉进酒缸里刚捞出来的兔子。
“宴会要开始了,一时半会跟她解释也没有任何作用的。”
黑耳兔子冷眼看着巫女。
“可是稻荷神……”
还没等狗说完,它们也在灼热的夕阳中消失了。

7.
稻荷神……
对了,这座神社……早就没有神明了……
那么那些妖……为什么还要来这里,说这些奇怪的话……
巫女怅然地望着空荡的神社,鸟居已经破损不堪。
在那蓝毛兔子来之后……已经六年了。
稻荷神……
狐狸……
巫女脑海中闪过一抹金色的身影。

“那么,希,我们来开神宴吧。”

8.
作为一只狸猫,希可不想自己被祭祀掉。
虽然和当地的神明是宿敌,但是她可没想过反人类反社会什么的,她只想混口吃的。
于是她去求问了那漂亮的狐狸,得到的答复是无解。
“我不可能收下你,”她认真地说,“这不符合我的原则。但是我也无法制止那些愚民……”
“除非……我能请来各路神明,让他们看到上天是认可你的。”
神明喜欢什么——自然是血肉。
“或者这个地方的守护神易主。”
那天之后狸猫就没看见狐狸了,倒是村子抬着七种异兽热闹了一番。

9.
那么,
我又如何能请回来她呢?
狸猫坐在神社里,看着前来祭拜的人,等了一年又一年。
直到她化了人形,被抹掉了作为妖时的记忆——这个地方早就失去了福泽,她趁着灵气未散化了形。
当年她作为神明宴请四方的时候可是没这么狼狈。如今故友四散,只留了魂在这昔日的胜地。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巫女差不多也该忘了去回想吧。

10.
夜幕终于降临了,树林中顿时涌现出一双双充满了回忆的眼睛。
置觥筹,摆野味。
别新梦,忆旧人。

“大家,来开宴会吧。”
巫女轻声说。

评论
热度(2)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