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妮姬】怪盗辉夜姬(连载/随手写)

*
我,矢泽妮可,现年十七岁,花季美少女,有着不起眼的黑发和红色眼睛。家境因为十二年前父亲的意外去世而逐渐困苦,现在可谓是一贫如洗。父亲唯一留下来的平时把玩的魔术道具也被母亲变卖了。曾经的父亲的老熟人们都避而远之,甚至干脆不联系。
记忆里的大火是那么刺眼。那场大火把承包晚宴的财团也坑损得够呛,不过幸亏社长大人及时逃脱了,那个财团才没有玩完。听说那人当时就在我父亲身边,我曾经多次想过上门去质问他为什么不救父亲,却被母亲一次次拦下。
——大财阀哪里是我们这种人惹得起的……
万恶的资产阶级!

*
“做谁的黑翼。”

——月色下卧床的母亲虚握着输液管。

“划破满月的夜空。”

——半掩的屋门透出单薄的身影。

“就算迷雾散尽,也要保持poker face。”

——路灯下一闪而过的幼鬼。

“最终视线相合的人是你,
  我的宿敌。”

*
今天是妮可我作为高中学生生活的第722天,父亲死亡的案子石沉大海。我照旧是将包甩到座位上以后拉开椅子坐下,等着老师来质问为什么又没有写完作业。
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对面那个金闪闪的班长大人拦下面露凶色的老师,两人商量完了以后,班长走了过来。
“呐,矢泽同学,你是有什么不满吗……”
“不。”我很坚定地说,从低垂的眼帘下瞟了一眼她,“我对什么都很满意。世界和平嘛nico~”
除了那些事。
“你的表现完全就能暴露很多事情……”她冲我挑了挑眉,展现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然后拿起我空白的作业本。
哼……不就是个小有名气的侦探嘛……拽什么拽……
我不耐烦地放下支着下巴的左手,坐直了身子,右手握拳,悄悄蓄力准备迅速夺下我的作业本。
“大火中幸存的亡灵的女儿。”
她双唇微张,轻轻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的全身像是瞬间浸入冰水之中。
“你……”我瞪大了眼睛,差点拍案而起。
空气在此刻近乎凝固。过了一会儿,我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不会……”
“正如你想的那样。”她又恢复了平时冷漠的样子,“我会查到底的。”
“你不可能查出来的,”我一愣,而后也改回了对她不屑的表情,但我带了一丝认真地说,“连我们一家花了十几年都查不出来的事,不需要你这种人再来插手给搅得更浑。”
她脸上的冷色更甚几分,把我的作业本攥的更紧。
妮可我啊,最不怕、最想挑战的,就是这种敢于威胁我的人。
我将身体靠上了椅背,抱着双臂,同样冷眼以对。
——说实话那本空本子还真的威胁不到妮可我,我就是对她的这种态度很不爽。
不爽啊。她这样就像某些得势的人一样啊。

“啊嘞?”突然,一个软糯、显然是没睡醒的声音打破了僵局。“呀咧呀咧——这是咋地啦!”
我冷着眼挖了挖耳朵。
“哦——绘里亲你又惹毛人家不合你意的同学啦?”那个奇怪的声音的主人来到了班长身边,竟然大胆地戳了戳她的紧绷的脸。“噫——好可怕的表情诶!”
金灿灿的神情终于松动了些。
我感觉更糟心了。
“快从我眼前闪开哦。”我压低了声线。
“啊~妮可亲的表情也好难看……”那家伙打了个哈欠。
“希……我们在聊正事。”金灿灿的声音软了下来。
“啊呀讲给咱听听吧!”那家伙立即来了兴致。
“快点走开!!!”我突然咆哮道。
“咱要听!”
“是这样的……”
“滚滚滚滚滚!走开走开!”我站了起来,扒拉走了这两个碍眼的家伙。
各种意义上的辣眼睛——!
金灿灿还不死心地挥了挥我的作业本。“那么那件事……”
“无可奉告!侦探游戏到此为止!”

*
这一天除了那两个辣眼睛的家伙,一切我都过得很满意。
推开家门,看到黑乎乎的情景,我知道妈妈又出差了。
我进去了以后,反锁好门,换好鞋,开开灯,桌子上摆着饭菜,还有两个空碗,一个脏的,一个干净的。
我走近了看看,脏碗里竟然没有米饭粒。
“……米饭都来不及吃?”我感觉有点奇怪。
不过仔细想想妈妈的吃货习性,我大概就理解了。
把包放在沙发上,我立刻来到饭桌前开吃。菜还有些温度,一定是做完没多久。
吃完饭洗完碗,妮可我就该开始练习唱歌了。
——妮可我的目标,是大银河宇宙第一偶像!
妮可我一直在向这个目标前进着!
我取出我珍藏的CD。这个可是业界传说中的传说中的传说简称传传传级的洗脑神曲——《欲于辉夜之城起舞》。妮可我凭借超快的手速买了三份,一份用来供着,一份用来展示,一份用来听。妮可我就跟唱着,练习了大概半个小时。
除了好的唱功,表情也很重要⭐
妮可我又对着镜子,模仿着当下那些最红的偶像们的表情和动作。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
当然了,自己的特色才是最重要的!
我深吸一口气,双手摆出“我爱你”的手势——
Niconiconi~❤
呼~
练习结束了!
稍微有点辛苦呢nico……
我靠在全身镜上擦擦汗。今天就这样结束了……!

当晚,妮可我准备睡觉时,突然发现镜子歪斜向右边。
“……不是有钉子吗。”我吐槽道。
于是妮可我伸手握住木框,向上一掰。
忽然,妮可我手上一沉——镜子被我卸下来了!
“什什什什么!”我惊叫道,扶着镜子“哐哐哐”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镜子顺势砸到了妮可我精致的脸上。
“哐啷——”,镜子完好地倒在一旁,我也完好地躺在地上。
“可恶……这镜子真是、这……”
我扶着额头坐起身来,眼前的景象让我、心情复杂。
衣架上,一顶精致的黑色高筒帽,一身男士西装,白衬衫领子下有黑色蝴蝶结,胸口的袋子装着手帕,精致地被叠好,还附带一件黑色披风挂在其后。
这不是……父亲在那个表演上的衣服吗!
大火中的亡灵……
这个词再次给了我一个闷棍。
不过承载这身衣服的衣架上所挂的名牌,更是让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怪盗NIKE”
那只……满月下的蝙蝠!

心好累,流水账一般。

评论
热度(7)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