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lovelive】怪盗辉夜姬(连载/随手写)

*
我的思绪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混乱过。
父亲?怪盗?魔术师?蝙蝠?死亡?……
各种各样繁重的信息在脑海中纷沓而至。
我艰难地翻身背对那“灵服”,双肘撑地,大口大口地吞着空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心脏还是沉闷地击打着胸腔,冷汗不受控制地一阵一阵冒出。我就像一只被凶灵控制住的幼兽,在无边的恐怖中弓起身子,全身剧烈颤抖着。可并没有什么人会来救起我,也无人能救起我——
父亲、父亲、父亲、父亲——
父亲!
一种声音,在灵魂深处呼喊。那声音由小及大。惶惑,惊疑,恐惧——等等等等的情绪突然一一爆发,如连珠炮弹炸起。
“不……”我本能地振动着声带。
渐渐地,我的全身因为俯撑而酸痛起来,而我的脑中已经一片空白,所有的感觉终究因超负荷运作的身体而被屏蔽,完全放空。
最终,当我彻底瘫倒在地上时,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词。
犯罪者……

*
昏倒过去之后,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早。
趴在地上完全动弹不得……
然而并不想起来,根本不想站起来。毫无感情地注视了一会儿窗外,便又闭上了眼睛。
耳朵贴着木质地面,我本身听力也不错,所以能听的清楚家中地板上传来的一切动静。
出了自己的房门就是客厅,这个时候一般妈妈都在忙活我的早餐,所以会有很大的脚步声——从地板上捕获声音的话。其实妈妈会轻手轻脚的。平时用这个方法来判断自己有没有醒的早了些。今天,什么动静都没有。
也对,妈妈出差了。
我顿时心里一沉,昨天那种难以忍受的感觉又悄悄翻腾了上来。
干脆再睡一会儿好了。我保持着姿势,努力咽了咽口水,眼皮挤得更紧了。

*
这是我的宝贝女儿。来来,给这位叔叔打个招呼。
这孩子还真是机灵又可爱……不过这犟牛一样的眉眼有点像你啊。
你家那位千金虽然还在吃奶,不也是像你一样冷漠嘛——
冷漠?哼……开玩笑……
啊对对,都是这种感觉。
……闭嘴。

冷漠……冷漠……

*
月光变为赤红色,几近融化。
火。
周围全都是火。
爸爸的身影瞬间被吞噬了。
怎么办!妈妈!妈妈——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厅里还有人!快!快!
小朋友,你——
不……不!爸爸!放开我!爸爸!爸爸……啊啊啊啊!
那个人……那个人为什么能逃出来……
为什么他们就都能逃出来……
明明他们离起火点最近……
不!不!啊啊啊啊啊!——
还我爸爸——

*
“不不不不!!!”
我几乎是尖叫着从地上弹起来的。
你——们——都——滚——开——
最后五个字轰鸣了一阵,那个梦才彻底远离自己。
我瞪大了眼睛看向前方,勉强确认自己是活着的。
“……”
我胡乱擦了擦脸,默默地转身看了一眼。
那身大衣,还是处理掉好了。
“对不起了父亲……”我低头自语。
这些荣誉和罪过,我来帮您彻底埋起来吧,连同您的灵魂。



暗搓搓打上TBC

评论
热度(4)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