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绘希】一点也不蠢萌的东条警官

最近一想到某个人就想把那位所有的性格啊喜好啊都一股脑塞到一个人身上去。平常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抖s】和【妻奴】的展开。
嗯,需要克制。
哎呀可爱的女孩子不就是应该好好宠着吗——
@制杖儿童muto  这位的点文请查收! 糟糕的知识储备加上糟糕的逻辑推理能力……orz         ————————————————————————
“呼……呼……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
“东条希。”金发混血儿戴上了白手套,“我是绚濑绘里,是个侦探。”
“哦,好……”在一旁的中年大叔擦了擦汗。
“绚濑……!”
“哟,园田警官。”
“不是跟你说过了在学校里好好上课争取考到警校就能……”
“比较担心这个小姐姐而已。”
绚濑冲着因狂奔而气喘吁吁的东条挑挑眉,嘴却挑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园田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现在的小情侣,秀恩爱的方式越来越特立独行了。
             
“根据附近居民的证言,案发前后有个体型宽大的人出入这幢别墅,”东条扫视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五个人,发现都是胖子。她撇撇嘴,还都是有名的实业家,“也就是说各位都是有嫌疑的——小泉先生的不在场证明还是由她女儿和她夫人提供的。”
绚濑蹲下身查看发黑的血迹,听着东条努力克制自己的关西腔的声音,想要发笑。
“但那段时间我做的事情,也就只有我和我女儿和老婆知道了。”小泉先生一脸担忧。
“您的女儿也说看见了那个体型宽大的人。”
“是的。她一直都很喜欢这幢房子前的花园,她也应该看到了。”
“您的夫人却说没有看到。”
“她当时忙着给我系领带。”
“稍等,”园田出声暂停,她清澈又富有威严的声音吸引了在场的每个人,“令爱说喜欢这幢别墅前的花园,是因为什么?”
“我与这房子的主人——就是北原介,是中学时期的好兄弟,我与他无话不谈……”
小泉先生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东条暗想:“还真是跟那个小家伙一个性格啊……” 绚濑则注意到,剩下四个人中有个人的眼眶也红了。
    
一名部下迅速将调查到的关系图递到东条眼前,东条刚从收集到的口供中惊醒。
“所有证据都指向上杉呐……”东条揉揉下巴。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绚濑凑近了东条的左耳。 “噫!!”警官全身一抖。
“不如看看这些都和谁无关吧。”
训练有素的东条警官回手就是一道凌厉的手刃,绚濑几乎是凭着本能偏过头躲开了。
“……刚刚那个人可都是要哭出来了呀。”
“谁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产生过那样强烈的感情吧。”东条背过去身。
      
“……你怎么知道有没有呢……”绚濑看着敞开的窗户,幽幽地来了一句。
         
“犯人不是为钱是为情……不过小泉先生的供词好像确实是在极力排除他的嫌疑。”
“他们是共犯呢?” “动机?食堂互相借饭卡忘记了还钱吗?”
“……别的高端点的理由?”绚濑哭笑不得。
“咱的意思是说!他们没有理由谋害被害者!”
          
绚濑潇洒地无视了抓狂的警部补,转身看向另外三个人。 “那么只剩下你们三个了。园田警官,谁最先发现的被害者?”
“呃,”园田迅速从石化状态切换成工作模式,“津田先生,他是来请被害者出去打高尔夫的。上杉先生是跟在津田先生身后看到的。另一位藤原先生则说是听到了警笛声才从附近赶过来的。”
“藤原先生,您是来看热闹吗?”东条插了句嘴。
“是啊,我只是来看看远房哥哥的宅子出了什么事……没想到……”藤原面色凝重。
绚濑一手拍上脑门。
“您也没提供什么有效信息……”东条点点头。
     
绚濑用肩膀轻轻顶开了东条。“那么津田先生,您说进来的时候,和上杉先生在被害者宅内搜寻了一圈,最后还是上杉先生偶然撞见的地下室……”
津田擦了擦汗连声说是。
“鞋印也只有他们两个的。窗台下和尸体边的鞋印很乱,互相覆盖,也勉强只能分辨出他们两个的。”园田揉揉太阳穴补充道,“还是来晚了些。”
      
绚濑看了看头朝保险柜倒下的死尸,又看了看保险柜上和墙壁上的血道。
“园田警官,您也猜到这个笨拙又残忍的小偷是谁了吧?”
“嗯,只不过不知道其动机……”
“呐,园田警官。”
“嗯?”
“您也出身一个古老的大家族吧……”
“……是的。怎么了?”
“每个有历史的大家族里没准都有那种传嫡不传庶的东西……”
“诶,我家是有……”园田闭上眼想了想,“不过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我有个比我大很多的姐姐分家了,所以只能传给我……姐姐也不在意这些……”
“嗯。”绚濑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可有人就十分在意,尤其是在被抛弃的仇恨被催化的情况下。”

一旁的东条突然用力合上了她的警察手册,书页间碰撞,粘合,发出“啪”的声响。
“上杉先生,真是让您煞费苦心了。”
“我……!不是我!这……”
上杉一惊,脸色瞬间变白,慌忙摆手后退。
“我说啊你是怎么当到警部补……的……”
绚濑吃惊地顺着东条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藤原先生,”东条的面色冷峻极了,“你以谋杀的罪名被捕了!”
藤原的瞳孔骤然收缩,他只是长大了嘴几秒钟,想要说点什么辩解的话。
“事到如今……”
“想听证据吗?——啊!”
藤原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寒光,而后他身形一闪,晃过仓促迎击的园田警官后直奔东条。
         
        
“才不是误打误撞套出来的话啊人家是有目的的!诶诶绘里亲你不要乱动,药都流下来了!”
“嘶嘶——你不要激动!”
“咱当然控几不住咱记几啊!绘里亲非得要往刀子上撞啊!还跟这里说没事没事还光顾着问我怎么想到的破案方法……”
“啊……是我不对了……希这次做的很棒,不愧是警部补嘶——!园田警官!!!!!”
“还是我来帮这位不听话的小家伙抹药吧。”和善的微笑。
“不!!!!”
        
绚濑瘫死在病床上。
“不过那个藤原还真是沉不住气哦。”东条戳了半天绚濑的腰,见她没有反应,才作罢。
“他要是能沉住气的话就不会再跑回来了,他当时想看看栽赃给了谁。他认为,兄长的朋友,也没有几个好货吧。”园田想了想,然后继续说道,“他也没有偷走他们家的传世宝,只想将对父母的仇恨转嫁给兄长罢了。”
“上杉先生是个傻哥哥呀……虽然血缘关系不大……”
“正是那样的家庭条件造就了那样的人。”
“绘里亲,不要勉强自己哦。”东条又戳了绚濑的腰,小声嘀咕。
绚濑嘤咛了一声。
园田默默转身,给一个人发短信去了。
——————————————————————
啊啊啊都是什么鬼啊啊啊啊啊orz

评论(2)
热度(24)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