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龙与摇篮曲(一)

前几天看到有大大以这个为题的海鸟了【捂脸】
好喜欢这个梗题啊!
计划把它当做某正片的前传啦。
         
    
      
     
     
     
它睁开了眼。
——嗯,是早春蓝得有点发白的天空。
它慵懒地张开了龙吻,刚想打个让人震耳欲聋的哈欠,却总觉得胸口有点别扭,有个——类似于小生命,不,就是个小生命的心跳声,在与自己的呼吸声一起律动。
——非常微妙的感觉。
它脑中闪过这个想法。
于是它小心翼翼地起身,双爪摊开,用它手上最柔软的地方轻轻捧起那个小生命。
——就像观摩宇宙初开时那种宏大又微小,激荡轰鸣又悄无声息的诞生,全身心地敬畏奇迹。
龙虽然遨游于天地,无所不知,但是对于人类却有种巨大的好奇心。
——每个人类似乎都是个未知的开拓者。
她还没有睁开眼。龙对自己说。她还没有睁开眼,所以我不必担心我接下来的行动。
虽然这样,它还是保持原样躺了下来,并且将小生命的脸颊重新贴近了自己胸口。
——那么,等她醒来的时候,带给她什么好呢?
龙刚渐渐闭合上的眼皮又撑开了。
刚破壳时,龙是谛听着前辈们的巨鸣出生的。
以后每个夜晚也是这声音伴它入眠。
它游离在现时与过去的梦境间。它记忆深处,似乎有个叫做“母亲”的龙,从人类的村庄飞回,而后抱着尚未换鳞的自己轻哼着人类的歌。
——最温柔的歌。
龙在沉默的黑色梦境中,觉得自己还是个被歌声环绕的幼兽。

评论
热度(1)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