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龙与摇篮曲(三)

         
“或许因为不知自己根在何方,四海追逐风雨与梦的足迹……”
旅人捧着水壶,艰难地在灼日下呢喃着前行。
神代遗留下来的路果真是不可轻易踏入的,它往往通向【死亡的过去】。
躯体连同记忆一起葬于幻想之中。
旅人倒下的那一刻,眼前浮现的是羊肠古道前的碑文。
——————
女孩儿一向不喜欢听悲伤的故事,一听她就咿咿呀呀地碎碎念。
——听得懂龙语但是还不会说话。
可能和那天的异变有关系吧。
龙挠了挠鬃毛,这可愁死它了。龙的童话可都是悲剧,虽然它们这个种族自诞生以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重大的悲剧。
龙也不知道人类的童话,只好讲讲它对人类的见闻了。
——讲出来又是这种悲伤的事情。
啊……啊……女孩试图拿两个稚嫩的手推搡龙的尾巴尖,于是龙赶紧把有骨棘的那一面转开。
女孩如愿以偿地碰到了柔软的尾巴肉,但她的小脸上还是写满了生气。
龙只好把它的头,翅膀和鬃毛压得更低了。
——难伺候的主。
不过毕竟是小婴儿,闹腾一下就没力气了,倒头就睡。
——真是……无忧无虑啊……
龙把女孩捧回胸口。
也不知道那个旅人究竟死没死。

评论
热度(1)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