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龙与摇篮曲(四)

          
龙决定开始给这半大的姑娘试着讲讲英雄们的史诗故事了,虽然有的时候会被她突然用缰绳勒住嘴,下颚顶着上颚生疼。
“不爱听,太无聊了。”
“可是很有教育意义诶诶——”龙吐出了舌头。它认为自己是越活越年轻了。
“不要,道理我都懂。”
——懂个鬼!最起码的尊重长辈都没做到好吗!龙内心咆哮道。
“我只想让你带我飞嘛。”
“不飞。”龙挣扎着,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音节。
“……好吧你你你坐稳了。”
龙的心跳被放大了的失望所左右的那一瞬间,龙服软了。
——真是越活越嫩。
从格利帕奇(一作格里帕阿基)的高原到海森姆的山地,再到察津汗平原,龙毫不费力地穿越了五千米的落差。
女孩儿有点低原反应,不过在【共同的调息】下,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她可以好好享受异世界的美了。
她迫不及待地抬起身,甩脱了脚镫后,又四下看了看,这才挑一处落脚——刚好是没有被花草覆盖的黄土。
“迟早你也得踩到草的……”龙闷声道,而后把延出空地的尾巴搭上了一块巨石。
“那我就待在这里不动了。”
说着,女孩儿蜷起了双腿收在怀里,就像她最初躺在龙胸膛上那样。
“喔噢……”
时间在微风中流逝。龙的眼睛里只有流动的各色元素,跟彩虹一样的颜色,然而根本没有章法地排列变换着。人眼看到的是怎样的?怎么就能吸引她像入定一般注视这么久?
“……最近有个人出了本书,叫什么《异国游记》……”
“是《列国漂游记》。你怎么拿到的书?”
“跟别人换啊。”
女孩的活动范围随着她年龄的增大而增大,这一点龙相当清楚——就算她们移居在最高最高的地方,女孩也总是能以出色的冒险能力下到山脚再安然无恙地回来。
“用什么?”
“你的龙鳞呗。”
龙沉默半晌,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后背。
“你不怕别人把我抓走干一些威胁我生命的事情?”
“没人攀得上那么高的山的呀。”
“真是单纯的小孩子……”龙长叹。
“每个人不都是单纯的小孩子嘛,对于你来说啊。”女孩狡黠地笑了笑。
“喔噢……”这是今天第二次它发出这个音节了。
“你几百年的秘密,全抖出来后把格里帕阿基压塌成科沃斯盆地我都信呢。”
“你比我明明更神秘,孩子。”
龙终于把目前它心中最大的秘话说了出来——从这一刻起就不是秘密,而是困扰了。
女孩只是注视着远方。
“于是呢?那个旅人到底活没活着?”
龙一惊。
“喔噢!他……他大概死在那个路上了吧……”
“……悲伤的故事。”女孩做出了精短的评价。
“嗯……”
“所以我该怎么罚你呢?”
“……诶诶诶?”
还没来得及反应,龙感觉到两侧双眼间的骨头上传来了急促的痛感,眼前流动的元素搅成了一团,浑浊不堪。
“哇!!!!”
后来它知道了那叫弹脑嘣。
“不许再讲这种故事了!哼,我还以为会有个好结局……”
女孩又坐了下来,不过她向龙靠近了点。
世界终于恢复正常了,流动的水,流动的云,流动的风,流动的草……龙瞪大了眼睛。
虽然组成了更加复杂的结构,但这个世界,仍是纯粹的美。
这就是女孩如此圣洁的原因之一了吧。龙默想。
——可这就是神秘的尽头了吗?明显不是。还有没有被翻转过来的塔罗牌。(前提是取决于观察者对正反面的定义)
——你比我想象的更神秘。

评论
热度(1)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