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点文】小绘里就借宿两天而已

啊三年起步!*?@#%
 @チカやん~   一开始艾特错人了我!有!罪!orzzzzzzzz
社会人希X幼年绘 
——————————————————————
*
最近东条希接到了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的电话,说要送来一个小家伙拜托照顾一下。
一开始东条是拒绝的,毕竟她自己都有些揭不开锅了。不过那亲戚说这个孩子相当聪明可爱又乖巧,不会乱动她家里的黏土小人和海报云云,东条还是撇撇嘴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嘛啊嘛啊,不就是带孩子两天嘛。作为东条家族里的大孩子东条还是有经验的,任凭熊孩子一哭二闹三上吊她自岿然不动就行了。不过她还是祈祷来的是个安静的主儿,要不然她这个星期的奔向小康生活计划就吹了。
东条稍微整理了一下房间——把散落一地的内衣裤都收了起来,把手办周边都锁在了高点的柜子里。海报贴着就贴着吧,反正她已经让这里的现充气息浓厚了起来。
忙活半天,她揉了揉腰,又想起来那通电话的内容,然后黑着脸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家亲戚早就和自家父母通过气了。
肯定要来个不好应付的熊孩子了。
         
          
          
           
*    
过了几天,东条正翘着腿在自己的单人床上用手机刷剧。正当男主和女主互相摸脸靠近的时候,门铃突然被按响了。
“谁啊!”东条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于是她非常的烦躁。
“……”
没人回应。东条丢下手机从床上翻身下来,踹上拖鞋走到门边看猫眼。
“没人……?”
不会是楼上孩子又来恶作剧了吧……
东条皱眉,猫下腰轻轻开了条门缝。
“……东条姐姐?”
一个冰蓝色的眼眸出现在了门缝那边。
“哇!”东条惊叫。
“东条姐姐是在玩捉迷藏吗?”小家伙依然贴着门缝,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变小了很多。
哇这孩子声音好好听……
“……没有哦,进来吧~”
“诶——”
于是门完全打开了,一个金发蓝眼的、穿着背带裙的小女孩扭扭捏捏地站在门外,发绳上的白色小翅膀摇来晃去。小女孩看见了东条,立刻不安地抓紧了自己的小斜挎包。
        
“东、东条姐姐好……”
东条捂着嘴表示让我先冷静一下。
小女孩仰望了东条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向前走了一步。
“我是绚濑绘里……爸爸妈妈有事不能照顾我,所以让我来找东条姐姐玩……啊、请多指教!”
小家伙说完这番话,手贴身侧有模有样地鞠了个躬。
          
           
          
*
东条抱着小绘里,端坐在电视机前。
小家伙突然抬起了脑袋。
“东条姐姐有玩具吗?”
“没有哦,姐姐已经快三十了……”
“聪明可爱的小绘里也快十岁了!”
“啧,年轻真好。”
东条咂咂嘴,哀怨地长叹一声。
突然,小绘里从她腿上爬了起来,两个小手扶住了东条的脸颊。
“???”
“东条姐姐看起来像是十七岁呀~☆”
“谢、谢谢!”///
后面那个意味不明的星星是什么状况!
东条承认她被这个小孩子撩到了。
         
*
“东条姐姐的手艺超——赞——”
“是吗?那就多吃一些。”东条笑吟吟地端上两碗汤。
小绘里则放下了勺子,认真地注视着东条的手。
察觉到小绘里的目光,东条放下汤碗,在围裙上抹抹手,好奇地问道:“嗯?怎么了吗?”
“东条姐姐的手好看,要小心不要烫伤了。”
“姐姐会小心啦……”东条老脸一红,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后开始从自己的碗里给小绘里加菜。
小绘里吃了一会儿后放下勺子,注视东条的手高起高落。
等到东条给她夹完菜了,小绘里站起了身,伸出小勺舀起一勺自己碗里的蛋羹。
“给,东条姐姐吃。”
“!这就不用了……”东条有点惊喜。
“东条姐姐碗里的饭饭还没小绘里的多,东条姐姐是大人所以要多吃。”小绘里撅着小嘴一本正经地说。
“姐姐在减肥……小绘里要长身体。”
“东条姐姐已经很苗条了呢!而且鸡蛋蛋白质多,祖母说越吃越美呢。”
“……小绘里以后要长得比姐姐高,比姐姐美,所以自己吃吧。”
“我不管!”小绘里气鼓鼓地将一小块蛋羹塞进了东条碗里。
这孩子太可爱了……东条把头埋进了碗里。
           
*
“姐姐我怕黑……”
“那就抱着咱睡吧~”
“……姐姐的胸太大了不舒服。”
“……那还是从背后抱着吧。”
东条:头一回觉得咱的胸太过分了。
         
*
“姐姐要去上班了哦,小绘里自己在家没问题吧?会热饭吗?”东条给自己扣好大衣扣子,又蹲下给正在打哈欠的小绘里整理领子。
“嗯……”小绘里揉揉眼睛挤出一个鼻音。
“那咱出门了……”
小绘里打了个哈欠之后按照吩咐反锁了门,然后趴回到了单人床上。
“东条姐姐的被子……东条姐姐的枕头……东条姐姐的海报……”小绘里在床上滚来滚去。她突然有了一个好玩的计划。
“这是东条姐姐的衣柜,哇!好乱啊……”
于是小绘里整理了一上午的衣柜。顺便在自己脖子上套上了条黑领带。
吃完费了好大力气才热好的午饭后,小绘里收好碗碟,继续她的冒险计划。
“这是东条姐姐的电脑……这是东条姐姐的柜子……呜够不着……”
“这是东条姐姐的书橱……《商战中的烤肉——论如何在*@#里找到%@#》……看不懂看不懂。”
“这是东条姐姐的相册……喔吼——好漂亮呀!”
于是小绘里看了一下午的东条的黑历史。
等到东条晚上回来的时候,小家伙抱着她的相册睡着了。
“幸好没把咱家弄得一团糟……”东条甩开高跟鞋长舒一口气。
“不对啊那是咱高中时候的相册啊啊啊啊啊啊!”
小绘里被暴走的东条揪着领带起来了。
       
*
“东条姐姐我告诉你一个我最大的秘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啊……”
“没兴趣。”
“呜呜——”
“……说吧……”
“我喜欢东条姐姐~”
         
*
“东条姐姐单身吗?”
“东条姐姐等我长大当我新娘好不好呀?”
“东条姐姐~”
“安静。”东条一边做报表一边凌乱地拽拽自己的头发。
这么小就会撩妹以后可怎么办!
哪个国家准婚年龄是幼龄啊!(适合移民吗?)
话说这是哪里来的孽缘啊!
        
*
“祖母说东条姐姐是很可靠的大姐姐,还帮我洗过澡,小绘里就来了。”
“洗澡?”东条瞪大了眼睛,闭上眼努力搜索着记忆。
“那时候小绘里还是个在吃奶的小宝宝哦!”
“等等,你现在几岁?”
“九岁。马上十岁呢。”
“……”
东条倒是隐约记得,九年前去俄罗斯出差的时候投宿过一家亲戚。
看着正在浴缸里撩水玩的小绘里,东条竟然有种感慨万千的感觉。
“以后也一定会见到东条姐姐的。”小女孩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嗯。”东条无意识地答应了一声。
       
*
“呜哇哇我不要离开东条姐姐!!!!!!!”
“不要拽人家的衣服!这孩子给您造成困扰了真是抱歉!”
“没事没事……您的孩子真的很可爱很乖巧哦!小绘里快和妈妈回家啦……”
“呜呜连东条姐姐都不要我啦——小绘里哪里做的不好吗——”
“没有没有!小绘里很乖哦!长大了以后再来找姐姐玩吧……姐姐一直都在这里。”
        
*
孩子的世界里最重要的也就那么几样……那时候小绘里哭闹的样子真的让自己很难过。
离别对于孩子来说真是十分残忍的事呢。
东条最近特别爱看关于小孩心理方面的书,导致同事以为她早就有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公并且准备要孩子了。
“说什么哪……咱一直都是个大龄剩女啊……”
东条颓废地趴在办公桌上,指尖抚摩着书棱。
怎么想都怪那个小女孩,相亲都没动力了。
等来年春天,三十岁的时候,再去一趟俄罗斯吧。
————————————————————————
迷之结尾。

评论(4)
热度(52)
  1. 晓星尘笔耕少年 龙马 转载了此文字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