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某个长篇巨作(?)节选脑洞

说好的一百粉放巨作先放个预告性质的片段吧
————————————————————————
       
      
虽然凛和花阳并没有支付船票钱,不打招呼就偷摸上了这艘大商船,船长大人还是面无表情地默许了——大概是看在小鸟的面子上吧,反正不是海未。 结合相貌,再看海未战战兢兢的样子,花阳也大概猜到了八九分船长大人和这个蓝发女孩的关系是怎样的了。
    
回到小鸟的小房间后,凛兴奋地扑进布堆里打滚,花阳慌慌张张地去制止,小鸟在一旁笑得不行。海未还是很拘束地站在门边,脸上的红晕倒是被昏黄的灯光映得一清二楚。
“小海,为什么不进来呀?”小鸟终于平息了自己浓烈的笑意,看向门边局促到不行的女孩,“我们早就是朋友了呀。”
“不……”海未一惊,连连摆手。
“嗯?”小鸟摆出了疑惑的表情。
“呃,对!我们确实早就是朋友了……但……”
“但……?”
“但是……但是,女孩不都是有自己的小空间的吗?而且、而且不能让外人任意进入的……”海未的声音越来越小,目光也越来越低,低到脚面去了。
此时刚消停下来的花阳和凛,坐在布堆上,对海未投以惊奇的目光。
最不能让海未忍的是小鸟那介于好笑和怜悯之间的微笑,太令她心里发毛了。
     
“女孩子的小空间啊,”小鸟俏皮地闭上一只眼,将手指贴到唇边,“只为很重要的人敞开门哦!”
      
海未在门口愣住了。
     
然后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
     
“啊!这样啊、那、那我是……”
“嗯嗯,就像海未想的那样哦。”
    
花阳和凛面面相觑,对视了几秒。花阳突然明白了什么,转而开心地望向小鸟。“那花阳和凛也都是小鸟姐姐心中的重要的人了呀!”小鸟侧身,点点头笑道:“当然咯!”花阳和凛又激动地抱作了一团。
     
而后,海未深呼吸,终于迈进了一步。大家便围在她身边不停地恭喜她,当然也少不了调侃。海未啰啰嗦嗦半天,说的全部都是她进来这个屋子的心路历程。直到月光洒到灯光或明或灭的小桌子上,海未才起身告辞,临走前还被紧紧地抱了一小会儿,惹得她活像个快熟透的海虾似的。
   
      
     
深夜的海上,只要没有恶劣的天气作乱,还是非常的静谧的。凛早就睡倒在碎布堆里了。小鸟跟花阳提议过合力把她搬到小床上,可是花阳没同意,她说凛睡的很轻,容易被吵醒。
“花阳也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呢。”小鸟靠在布堆旁,手上针线翻飞。
“诶嘿嘿。”花阳小心翼翼地轻笑。
“不坐到布堆里面吗?地板很凉哦。”
“不……怕吵到小凛……”
“好吧……那就靠到小鸟这边吧……”
花阳靠了过去,小鸟才察觉到她的细微的轻颤。
“果然……!穿的太少太薄了啊……”
“没关系的……小凛没有感冒就是谢天谢地了……”
小鸟叹了口气,心疼地用右臂把花阳圈了起来。
     
大海托着大商船,此时此刻,这倒有点像母亲摇摇篮的模样了。波浪拍打船身的声音十分有规律,遥远的那个母亲儿时哄自己入睡时亦是如此。花阳之前也闹腾了半天,现在已经浑身轻飘飘的、半入梦乡了。
小鸟手上的活还没停,看样子是要工作一宿了。
“小鸟姐姐……快睡觉吧……”花阳半阖着眼。
“呐,花阳……我抱你躺到床上去睡吧……”
花阳哼哼了两声,朝小鸟的臂弯外缓缓倒去。
“唔……?不用了……我在这里就可以了……在家里也是这样……”
“之前你们……在家里的时候……不睡床吗?”
    
安静了几秒,花阳的声音再响起时已经接近梦呓了。
“……离小凛很近……就不会做噩梦了……”
     
“……晚安吧,小宝贝。”
     
     
    
——————————————————————————

评论(4)
热度(9)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