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混杂】月下回廊(二)

不会打tag系列……
人物各种魂穿注意,东方+LL世界观注意
东方初心者orz
有很多设定上的问题真的请多指教orz
————————————————————————
    
人的意识,是在混沌之前,还是在混沌之后形成的呢?
完全不得而知。
      
     
    
今日依旧悠闲,小泉百无聊赖地观看庭师修行。庭师身侧花叶翻飞,眨眼便从这端消失、从百步开外的彼端出现。偶然漂游到庭师行进道路上的幽灵,都仓皇滑开,而后又被疾风卷得更远去了。
几个幽灵钻进屋子,战战兢兢地绕上冥界大小姐的双臂。
「好了好了……不要害怕……就呆在这屋子里吧,等到她停下了再走。」
小泉随意一指,幽灵们便骤然散开,毫无轨迹地在小泉身边游荡。
     
「我完成了。花阳大人,您稍微看一下,哪里还不合您的心意。」
星空站定,过了一会儿,又不着声色地捏下发夹上的残叶。
「嗯……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还好啦……」
小泉说着,一点一点靠近星空。星空清晰地听到了血管鼓动的声音。
突然,她展出两指,迅速从星空的腰带上取下一朵花瓣,而后捏着它,笑吟吟地晃了晃。
「凛自己还没有修干净啊~」
     
「诶!」
星空瞠目结舌,瞬间又表现得诚惶诚恐。
「是、是属下怠慢了!」
       
        
      
绚濑绘里现在很烦躁,她的主人在持续性睡觉,她的式神帮不到她——只能提供心灵上的安慰。她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并且这个问题推理下去的话,事实和真相简直不可设想。一向擅长逻辑推导并且热衷投身于数学领域的她感到恐惧至极。
     
刚闹过异变,想必主人一时半会儿,不,十天半个月是不能出来了。绚濑觉得自己有必要敲敲自己的聪明脑袋,停下思考,学学主人睡大觉也可以。但是她怕那些可怖的想象侵占她的梦境,所以她还杵在三途川前强忍着睡意。
     
「绘里大人?」她可爱的小式神捂着眼睛蹲在花丛中。
     
「哎……还没有藏好哦凛——」
       
「嗯嗯,绘里大人要加油喵!被凛找到的话就要举高高骑马马喵!」猫尾巴翘上彼岸花尖。
     
「嗨嗨……」
    
转世以后我一定要当凛。绚濑背过身闭眼苦笑。
嘛,在三途川前有这种想法也不是很奇怪。
       
      
     
「凛,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西行妖全开了的话,会是怎样一幅美丽的画面。」
「我也同样憧憬,花阳大人……请您、松开您的手,主仆有别……」
「啊~凛的脸捏起来好软~怪不得能有那么多可爱的表情~」
「呜呜痛……请松开您的手!!!」

      
       
绚濑忽然睁开了眼。
她正安然地躺在榻榻米上。这个房间里有一丝细微的、她熟悉的气味,在十几分钟前留下的,很显然她被那个人送回了这里。想不到那个对自己态度平平的人竟然还能抛弃最喜欢做的事情,给自己点救济。
不过大概也是有目的的。
绚濑刚想抽开自己略显沉重的尾巴,温热的小式神就咂咂嘴扑到了她背上,带着鼾声。
……她竟然热心到这种地步了。绚濑更觉得事情不太对了。
正在绚濑侧卧在地上猜测主人的意图时,木门滑开了。
     
「阿拉,醒了啊。」
「扰您清梦了,希大人。」
眼前的洋帽妖怪用折扇半掩面容,长发垂腰,紫色道袍上绣着八卦纹样。
「……这里您就不用遮住脸了吧。」
「习惯。咱怕有一天你盯上咱了。」
「抱歉希大人我没有半点这个非分的想法……」
「咱可不是来跟你闲聊的。」折扇合,花季少女般的容颜全部展露,表情却透着十足的慵懒劲儿。
绚濑虽然没力气爬起来,可她的狐狸耳朵转向了主人。妖怪便开口说道:
「咱知道,你注意到了每个人灵魂里的异样,包括你自己也是。」
「包括咱在内。」
绚濑垂下目光,算是默认了。
「咱翻看了你的记忆。咱可以告诉你的是……就算你是第一个察觉的,你也不会找到最终的真相的。」
「……是。我会宽心的。」
    
凛睡梦中蹭了蹭绚濑的后背。
     
「而你能做的……」
妖怪看似随意地画开了个隙间。一瞬间,无数樱花冲出混沌,在云端飘洒。绚濑在失重的一刹那吓得一个激灵,背过手去抱小式神,不过她又回到了榻榻米上。
「就是阻止那个巫女查下去。」
     
    
     
「啊——好无聊啊。」
高坂穗乃果拍拍扫帚杆,双腿荡来荡去。
「你倒是过来帮忙搬一下塞钱箱啊……」
东条希咬牙掂了下木箱子,好让手臂稍稍缓和一下酸痛。
「小希你这次真是大赚了一笔啊!春日冥界保险一日游再加上你的绝世身材——」
「咱可是正规的巫女!」
希闻言把塞钱箱一撂,甩出了符卡。「信不信咱当场把你退治!」
「烤肉半价!」
「人家说的都是真事嘛嗷——」
高板穗乃果 残机-1
    
「希为什么把这个符卡起这么个名字……」穗乃果挂在树上揉头,「梦想天生不好吗?」
「不……咱只是觉得有点微妙。」
「可是战斗的时候放大招喊烤肉半价真的很出戏呀……」
「那起什么名?烤八目鳗半价?」
希掸掉自己袖子上的灰,漫不经心地说道。
「希……你很渴望半价吗?」
「啊对对,最近人间之里新开了个茶店,据说第二杯半价……」
「春分的狮王!」
「啊——!」
东条希 残机-1
      
「最近咱还想赚点酒钱。」
「……」
「如果白玉楼的那棵大樱花树全开了,是不是吸引的顾客会更多?」
「喂喂……那是人家的地盘诶……」
「上次去的时候星空和小泉不是特别热情地招待了咱们嘛……」
「是啊,穗乃果都满身疮痍了……」
「技术太差仍需努力的沙包呢——」
      
「春分的狮王!」「烤肉半价!」
         
半空中落下的花瓣纷纷扬扬散了一地。
    
东条第二次掸衣袖。「同样的招式在咱这里只能有效一次哦。」
「你是要把我打出幻想乡吗!!!」
穗乃果鼓着腮帮子,满脸悲愤地挂在鸟居上。
    
——————————————————————————
重复的人物与不同的性格。
 
春分的狮王:金字塔前的狮身人面像,在其所建成的年代,春分点在狮子座,每年春分日狮子座都会在其面前升起。
穗乃果是狮子座的【后宫王 划掉】。
   
手机端不好用啊……

评论
热度(5)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