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废线「废弃车站的下车之旅」(二、三)

     
我看到了巨大的竹林横在我身前,竹尖探入云霄,叶片纤细如梭。可竹林深处仍是令人绝望的黑。
   
黑暗深处,一个被火焰吞没了的家伙朝我走了过来,我瞬间就从地上弹起,转身就想跑回车上。
     
——可是,那个车,连同隧道,一同消失了!
    
我愕然,种种不科学的现象催垮了我的理智。我开始嘶吼,你想带我去哪里!一边这么喊着,一边不住地后退。
   
那团火焰逐渐熄灭,我也不知道那是何物——眼镜落在社办了。
   
“现在是丑时三刻,怪物很多的。你怎么还不回家?迷路了吗?”
我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下天空,橙黄色的圆月竟然位置不同了。我也能认出时间了,还暗自吃了一惊,确实是1:45。
    
我还是牙关打颤,一点一点向后退。
   
“这里可能是恐怖了些……刚打了一架……”
    
我的心顿时就凉透了,被妖怪发现了。
   
我的动作也停滞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我越来越慢的脉动声。
    
“嗯?……果然……被我的模样吓傻了吗……这个人……”
    
一个人的白色身影终于从黑暗里脱出。那个人似乎观察了我一会儿。
“左走,沿着小路一直向前,不要走任何的岔路,你就能出了这片竹林了。”
那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见我没动静,又补充道:“见到一只黑兔子就听她的话吧。”然后自顾自地又转身遁入竹林。
   
不知道是好提示还是把我推向死亡的话,我只能照那个人说的做。在这里,同是人类不会互相坑的吧?没准那个人也是和我一样不小心进了这里的家伙,然后在此定居了。
   
我乐观地鼓励自己,然而步子还是虚弱不已。
    
竹林的小道真是安静得要死,我几乎都要跪倒在路上了。
  
途中真的碰到了一只黑兔子,那只兔子蹦蹦跳跳,虽然和我所得知的第一条路多绕了几个弯,但还是看到了竹林尽头的地灯。我几乎呜咽出声,转头再要去和那小兔子道谢时,那兔子却也不见了。 
总觉得像是走了一次时间隧道,即使天还是呈现出青金石那样的黑。
    
    
    
    
    
我呆愣了一会儿,忍不住掏出手机看一眼。
现在手机上显示的是8:55,才走了十分钟而已。通知栏依旧是令人绝望的无服务。
   
我隐约看到了别的地方的光亮,形成了一带的样子。我想那可能是村落之类的,因为我仿佛看到了水田的方块结构。不过很显然要走很远。
    
身后有奇怪的歌声,还有隐隐的黑烟飘上天空,还有股烧烤味……我当时觉得我还是不要遵从好奇心去那边了。
    
一路上有萤火虫提灯,也显得不恐怖了一些。
但其实我现在想想……草丛里散乱的毫无生气的白光,应该是青行灯吧……
   
对对!还有就像你说的那样,那些竹子根部有冒出星星点点的微粒似的东西。
   
我几乎是在恍惚间游荡出了那里。
     
——————————
我在漫无目的的走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有人从我头顶飞过……真的!作为准科学家的本能!
     
而且我似乎与黑影中的一个打了照面……
     
我竟然觉得那个黑影的主人在对我微笑!真真切切!
我从尾椎骨到天灵盖打了个寒颤,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尽管我从来不信预感这一类的东西……
   
此时此刻我竟然想用疯狂抖动的双手,控制住我的手机拍下她!然而又一个事情让我的大脑近乎放空。
   
——我的手机的时间在我的注视下,又恢复了现世的时间。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一定是那个妖怪,向我展示了她的力量来印证我的想法。
    
那个妖怪或许会有读心的能力?……不,看到我这样抖成筛糠的小白鼠,它一定露出了最恶劣的笑意。
    
马上就要到一天中最冷的时段了。我竖起了外套领子——那里大概是夏季快秋季吧,好像有不少露水。
    
    
    
嗯?你说给我打了很多个电话?提示说是空号?
一定是那个妖怪干的……
喂喂——我既然能在这里给你讲故事,说明我还不是好好的吗喂!

评论
热度(1)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