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废神】守矢秋话

@丰聪耳神心_Dakie 点文拖了很久真的很抱歉orz

*不是很废神的废神的说x

--------------------------------------------------------


红红的枫叶总能引起人的秋思。

 

那是秋天的一个下午,八坂神奈子坐在神社的台阶上喝着小酒。她眯着眼睛,看着夕阳下的诹访子追逐着青蛙,从远处的草丛中一蹦一蹦地跳回来。

在那娇小的身影还是很渺小的时候,神奈子摆出了鄙视的死鱼眼,打算以这样的表情外加嘲讽迎接她的同伴。

不过,诹访子跳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最终闭上了眼睛。

“头上挂着枫叶了哦。”

“啊?哦——”

青嫩软绵的萝莉音在她耳畔响起,随后是布料间的摩擦声。神奈子嘴里含了一口酒,兜兜转转了半晌,在摩擦声停下的一秒后才咽下去。

 

是诹访湖吹来的风。

神奈子断了线的思路,又在诹访子跳到后堂喊早苗以后续上。

今天的诹访子心情似乎也不错。

这段时间没事就往神社外面跑。天狗们那边有她的目击报告。在人类的村落也听到了一些“神明送人福气青蛙”的传闻。

这是她收集信仰的方式吗?

 

“你就是这样当神明的吗?!”

“这句话我也要还给你!”

两双筷子死死地夹着一块肉,其掌控者们的气势剑拔弩张。

“那个、神奈子大人诹访子大人请不要……”

“不用管我们早苗你吃你的就可以了!”

“是啊,由我来解决对面这只饕餮!”

“你说什么?!”

“笨——蛋——神奈子——”

半秒过后,两位神明的战场就从餐桌转到了室外。

 

早苗扶着门框站在门口观望,想着为什么今天切的肉的块数那么不巧,脸上写满了懊悔。

 

这场战斗来的越快去的也快。在诹访湖的水面平静下来以后,两位神又有说有笑地走了回来,身后拖了两道长长的水迹。

哄好泪眼婆娑的早苗后,神奈子最先入座,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饭放到嘴里。

“啊,饭菜已经凉了……”

“要不再热一下……”

“都怪你,小早苗要吃凉菜了,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诹访子立刻不满地双手拍下桌子。

早苗迅速观察到两位神明大人的脸色变得坏了起来,她当即端起菜碟,起身就往厨房跑。

“那我再去热一下饭菜!”

留下两位神互相吹胡子瞪眼。

胡闹之后的平静的夜晚,诹访子和早苗早早地钻进了被窝里。

“晚安,笨蛋神奈子。”

诹访子站在寝室门口,睡眼惺忪地朝神奈子丢去这么一句。

“晚安,手下败将。”

神奈子目送诹访子的身影消失在木门后,送还了一句。

而后她调整调整姿势,惬意地倚着门框享受温润的晚风。

 

今天什么时候入睡好呢?

诹访子最近睡熟的时间不是很固定。

风变凉了。

 

月下独斟独酌的日子,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以前明明是很享受和一堆同事在一起喝酒猜拳侃大山的。

来了诹访子这边,好家伙,一口气只剩下她一个爱喝酒的。

神奈子很清楚诹访子和早苗的酒量。

明晚要不要把诹访子扣下来?

……算了,不想给自己找气受。

不过,让她回到侃大山的日子,她是不会答应的。

 

小碟里的酒清澈见底,映着遥不可及的明月稀星。伴随着四溢的酒味的,是桂花浮涌的暗香。神奈子索性喝干了这碟纯酿,扣下碟子,没由来地感到一阵怅然。

“……神奈子?”诹访子的声音突然从暗处响起,低低的。

“嗯!?”神奈子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

“还不睡觉吗?”

“你还没睡啊。”“我在问你呢。”

神奈子不着声色地别过去头。“啊。”这是回复。“你怎么还不睡啊?”

“睡不着,小早苗说梦话。”

诹访子揉着眼睛走到了门边,然后停下来打了个哈欠。

忽然,蛙鸣声此起彼伏。神奈子回过头来,斜着眼看门边的家伙,后者一脸无辜。

“不是我指挥的呀,这是大自然的规律呀。”

随后,诹访子自顾自地坐到了神奈子身边。“有酒喝都不叫我。”

“你自己不来要。”

这么说着,神奈子翻开了一直预备着的另一个酒碟,满满地斟上,递到诹访子捧在面前的手上,后者轻快地低声道谢,仰起头来让酒如缕倾入口中。一碟酒喝干,诹访子“哈”了一嗓子,畅快地低喊道:“好喝!”她转过头。“看我干嘛?眼睛都直了诶。”

神奈子尴尬地干咳两声,换了副严厉的表情。“怎么了不可以吗——”

“啊!”诹访子放下酒碟,双手撑着身体向另一位颇不自在的神探去,“你刚刚喝了多少啊?”

神奈子伸出手掌盖在另一个满脸嗔怒的神明的脸上:“我没有告诉你的必要吧?”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她推了回去。

刚刚她说话时吹起的酒气……超大……

吹得我脸都有点发烧了。

神奈子用手背擦擦脸上不存在的脏东西,居高临下地俯视自斟自酌自嗨的诹访子。

 

这让她回想起了,远到蛮荒时代的记忆。

 

那时,清澄到能映出幼早的天空的诹访湖中,立满了御柱。她站在中心位置的御柱上,远眺包围了诹访湖的金色田野的深处。在她的俯视中,诹访子从神社正殿走了出来,停下脚步淡漠地将视线投向了她不过几秒钟,便一甩衣袖,闲庭信步地转入了正殿后面。

土著神转身时,飘起的红色发绳似乎牵起了一丝丝清凉的秋风。

军神神奈子等待战机等了好几天,等来的竟然是这里的秋收祭。

她盘着腿坐在御柱上,听着粗糙凌乱的乐音鼓点,不是很耐烦地掸掉了衣服上的落叶。

“什么神啊……”她吐槽道。

然后她看到了坐在正座上,嘴角弯弯但是让人感受不到高兴之情的、笑着的诹访子。

眼神同看她时一样的淡漠,但这次眼眸里映出的是她的子民,总归有些温存在里面。

神奈子没由来地想到了脚下的这片湖。

 

自从一举占领了这片地区之后……

似乎也没什么对自己这边有损益的事情发生,不亏不增……

反倒是自己……

 

神奈子借着酒劲捏了一把嬉笑中的诹访子的脸。

“疼!干什么呀!”诹访子大叫道。

“你刚刚笑得很没品诶。”

“你还有脸说我?上次宴会上是谁把烂醉如泥的你拖回来的啊?”

“那不重要。”神奈子一句带过,“你最近去人间之里,都干了些什么?”

“啊——呜——收集信仰呀?”

诹访子歪歪头挠了挠脸。四周的蛙鸣声渐渐歇息下来,原本被掩盖的虫鸣愈发肆意。

“是吗?”神奈子揶揄道,“怕不是又去寻乐子了吧?你身上神的气息又淡了很多哦。”

诹访子马上朝她翻了个白眼。

但随后,她低下了头,抓下帽檐遮住自己的脸。

她小声说道:“只是在到处问,十几岁的小女孩都喜欢什么玩意儿而已。”

 

神奈子沉默良久,深吸一口气,鼻间充斥着浓郁的稻香。

她翻过被自己倒扣的酒碟,又斟了一碟,仰头喝尽。

“今天晚上还挺凉爽的啊。”诹访子含着一口酒,含混不清地说道。

“……嗯。”神奈子点头肯定道。

诹访子正眯着眼,她额前的一排碎发小幅地贴着她的肌肤滚动着。

一如她失去了的她土地以后的每个秋日祭,坐在神社正殿前的台阶上望着她的来来往往的子民们,望着她的后代微微地笑的样子。

 

忽然,诹访子伸手夺过了神奈子手里半满的酒碟,小啜了一口。

她吐了吐舌头,拧起眉头做了个苦瓜脸,无不嫌弃地说道:“你这酒怎么是酸的哇!”

“你都喝过了吧都是一个壶里出来的我这怎么可能是酸的!”神奈子瞬间炸毛。

然而她被笑吟吟的诹访子盯得心底发毛。

“什么啊?”

“笨蛋神奈子。这么久都过来了,竟然还在意这点时间。”

 

神奈子端着盘子起身。“收拾收拾睡觉了。”

“诶?诶——”

“半夜了明天我还有事情要做。”

“哎呀,咱俩都是神就算咱俩喝到天明也无所谓嘛——”

诹访子嘟起了嘴,姑且跟着神奈子起身。

虫鸣渐息。

 

在秋日祭结束之后的那个晚上,满头都是另一位神明插的枫叶的神奈子,被温而香的秋风醺到靠着神社正殿的柱子,望着因为收到来自诹访子大人的礼物而雀跃不已的早苗长叹了一口气。

然后她抬起手遮在眼前,手心里躺着用棉线编成的Q版神奈子挂饰,以及笑得很狡猾的诹访子的挂饰。

放下手,她不经意间,和站在早苗身边,回过头来、笑得很狡猾的诹访子本人对上了视线。她扬起了嘴角,一如当年站在浑身是伤的诹访子面前的样子。

不过,这一次是你赢了。

诹访子。


评论(2)
热度(13)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