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LL/单方性转】如果是这样的μ´s——(番外1)

*真姬视角特番
*妮可、凛性转注意!⚠️
*以后也许就不定期地穿插着小视角短篇特番了。(其实是想不到如何推动正片剧情(不是))
*各官设性格混杂注意!⚠️
*也就是说ooc注意……


2015/09/15 20:39 发帖人:西木野真姬
主题:无忧无虑三人组中的笨蛋前辈

写在开头,写博客什么的真是意味不明,感觉就像是主动给偷窥狂展示自己的生活细节一样!

我其实本来对我的高中生活没什么指望的——进入即将废校的养老高中,跟一群聊着异常幼稚的话题的同年级生——而且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在一起学习,怎样都提不起来劲头。
不过,从我认识花阳开始,被我看做是一潭死水的高中生活,似乎泛起了涟漪。
比如说——我现在竟然心平气和地跟三个笨蛋坐在一起,听他们为了放学后去吃点什么而大声激辩着。

矢泽前辈,和星空同学,还有星空同学的青梅竹马花阳,三个人。

我坐在这里的原因单纯是为了防止星空玩过头了忘记回家做作业了而已,才不是不想一个人放学回家呢!大把大把的时间都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了我也不愿意啊!

哼。刚刚那段话你自己选择性观看。

(隐藏内容:矢泽前辈这时候在旁边捣乱真的超烦!我怎么可能写这种东西塑造我的角色!多亏有一百字的个人限定隐藏格。)

不得已,我和他们三个今天也一起行动。
花阳就算了……星空和矢泽前辈真的没问题吗?
不赶紧回家复习功课,而是积极地谋划去哪里玩……月底还有测验……不过这两个人估计连有测验这种事都忘了……

因为迟迟不能达成一致,最后,三个人放弃了出校玩,选择在学校的操场上踢球。
然而只是星空和矢泽前辈一起踢球而已,我和花阳坐在操场边聊聊天,看着他们在草地上横冲直撞。

星空运动好这一点,不论是花阳也好星空本人也好都已经阐释得很不容怀疑了。倒是矢泽前辈,我还是头一次知道他喜欢某一项运动,而且还是运动强度颇高的踢足球。嘛啊……看他束手束脚地被星空各种带球突破后,我觉得他确实也就那么回事。
也许,他喜欢某一项球类运动说不定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眼球,之所以选足球应该是身高问题吧……我环顾了一下操场,确实有不少女生在跑道外驻足围观。每次矢泽前辈得到了球,面向观众们以后,都会耍起来花架子,但笨手笨脚的,然后被星空一个偷袭抢走了风头。
如此,我听到的女生的议论全部都是关于星空的。

随着矢泽前辈被星空的一个铲球绊倒在地,两个男生的游戏时间也就结束了。花阳第一个站起来,抱着星空的毛巾和水跑过去查看情况的。我呢,即使有十万个不愿意,也只好拎着矢泽前辈的水和毛巾走过去。毕竟在场的除了星空对这种情况有点对策以外,最专业的还是医生预备役的我。
说是不幸还是万幸呢……矢泽前辈是脸朝下平拍在地上的,身体的其它地方都没事,就是先着地的左脸颊搓上了,破了皮的地方稍稍有点血渗出来,上面还有新鲜的草渣和防滑颗粒。
我让花阳和星空去帮矢泽前辈收拾他要收拾的东西,自己拉着他去校医务室简单处理一下。

校医刚好不在,不如说校医在也没什么大用,处理伤口的专业度还不如我呢。我翻找出药箱里的酒精和棉签,矢泽前辈一个人坐在门后头的椅子上,不安地时不时探头观察有没有人路过,生怕有人看到他脸上挂彩的蠢样,就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一样。
“把手放下。”我拿着东西走到他面前,边走边说道。
矢泽前辈明显被吓了一跳,不情不愿地把遮在伤口上的手放下去。
“不想让别人看到就把门关上。”
“你懂什么,把门关上监控就拍不到这里了!万一有人误会了咱们俩……”
我懒得和他继续对话,一脚关上了门。而后我把药瓶和棉签袋摆到桌子上,取出棉签蘸好酒精,由内而外地擦拭。
矢泽前辈的脸顿时扭曲掉了,他刚要张嘴大叫,却又好像顾忌到了什么似的,拧着眉头啊呜一口合住了嘴。
“你别乱动,不然我就不管了!”我拿开棉签没好气地说道。
矢泽前辈鼓着腮帮子点点头,我这才继续。
最后我报复性地戳了两下他的伤口,因为他一开始的口无遮拦,就此收获了他憋了半天的嚎叫。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我给他贴了个创口贴,并无奈地嘱咐他明天就揭掉。

“对了,西木野……”
矢泽前辈摸着创可贴,吞吞吐吐地说道。
“嗯?”我刚收拾完东西,转过身来瞧他。
“感冒的症状有哪些?”
我给他列举了一遍。
“那如果一个人老是莫名其妙地打喷嚏呢?”
“那大概是被人在背后不停地说坏话了吧。”我漫不经心地答道。
“那……呃,虽然有点多余,西木野同学能不能帮我看看我有没有感冒啊?”
“我不想浪费时间……”
矢泽前辈声音浮夸地说道:
“哎呀,就算是在自己的领域,西木野同学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呀!”

我上前一步,大概是恼怒的表情。
“把你的嘴张开。”
“啊?啊呃呃额——”
我捏着矢泽前辈的下巴往下扯,把眼睛凑近了些。
“hi木野你在干合么!”矢泽前辈惊恐地从喉咙里冒出一句话。
“看你扁桃体有没有发炎嗓子有没有肿。把舌头给我压下去!”
“呕要吐了要吐了——”

医务室的门突然咔哒一声开开了。
“小真姬、矢泽前……辈?”
花阳愣在了门口。

幸好来的是花阳。

我和矢泽前辈对了个眼神,一把把花阳拉进屋里,两人堵在门口对花阳进行轮番的解释。
总觉得……是越描越黑了……
都怪这个笨蛋前辈!
我在吓到浑身发颤的花阳面前生气地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说得吐沫星子飞溅的矢泽前辈的腰眼,对方尖叫着倒靠在墙上瘫软不起。

活该。

最终,以星空领走哭得梨花带雨的花阳为终结,这场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我终于可以开始安心地写作业了。
明天还要想办法继续报复矢泽前辈,直到他洗白了我俩为止。

评论
热度(36)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