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LL/单方性转】如果是这样的μ´s——(四)

*妮可、凛、海未、绘里性转注意!⚠️
*希也许会在不熟的男孩子面前表现得像成熟的大姐姐,可是熟了以后没准儿会喜欢和对方插科打诨。感觉谈了恋爱以后会是很懂得如何撒娇如何体贴的呢x
*各官设性格混杂注意!⚠️
*也就是说ooc注意……


“你们要在社团展演上开演唱会?”
“是!我们,七个人!”

学生会办公室内,学生会长绚濑坐在主席位上,冷漠的目光扫过偶像研究部的活动申请。副学生会长东条端端正正地坐在一旁,气定神闲地看着会长。

空气过于安静,南心里打起了鼓,园田的情绪一点一点沉了下去,只有高坂还保持着进门时候的灿烂自信的笑容。

绚濑闭上眼睛,搁下申请表,抱起手臂往椅背上一靠。

“我不承认。”
星空把头一扬,叉着腰撅着嘴,有模有样地学了一遍学生会长毫不松口的拒绝的语气。

现在,偶像研究部的七个人都站在理事长的门外。昨天遭拒以后,在矢泽的提议下,大家放下书包就奔这里来了。
“啊——该怎么办才好啊——”高坂烦躁地双手揉头。
“都到这里来了,竟然还在问为什么……”靠在墙边的西木野无奈地说道。
“妈妈这会儿应该没有很多事情……跟她详细说明以后她一定会同意的。”南安抚安抚高坂。
矢泽在对面的教室门口夸张地喊道:“怕不是学生会长不想让我抢了他的风头,他才拒绝的!”“可能性为零。”“你吐槽太快了!”
西木野反手就是把门一关。
“这是目前最快最好的途径了,而且亲属也在。”西木野把目光投向站在理事长办公室门边的南。

高坂点点头,紧张而坚定地在胸前攥起拳头:“好,要上了哦!”
她抬起手来刚要敲门,门咔哒一声从里面打开了。外头的全员都被吓了一跳。结果,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东条。
“东条前辈!”“希前辈!”众人惊呼。
“哦!大家都在呀。”东条略微吃惊道。
高坂刚想上前一步问些问题,门再推开一些,露出来了第二个人的身影。
“学生会长!”七个人惊叫道。
“……怎么都在这里。”绚濑微微一皱眉头,严厉地扫视了一圈门外的家伙们。

“我、我们是来……”
糟糕了……完全说不出口……好可怕……
高坂注视着学生会长,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我们是来找理事长申请社团活动的事宜的!”西木野上前推开挡在门口的高坂,语气强硬地向学生会长说道。
“社团活动的一切事情都要透过学生会给理事长,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依旧是冷冰冰的、不容回避的问话。
“正是因为会长您不通过我们的申请表,我们才来这里……”
“真姬……那是前辈诶!”小泉惊恐地在西木野身后悄声提醒道,一旁的小鸟也按住了她的肩头。西木野不甘心地撇起嘴,最终还是保持着愤怒的眼神退回一步,站到众人之中。

一边是迫切需要允许的偶像研究部,一边是死不松口的学生会,楼道里的气氛剑拔弩张、僵持不下。
忽然,有人敲了敲木制大门。
“咳咳,我就在这里呢。”
众人寻着声源望去,一抹熟悉的灰色出现在视野中。
“理事长!?”


二年级生和学生会的两个前辈进去了,一年级的以及矢泽前辈一脸严肃地扒着办公室门框,探头听取情况。

“具体的情况我都听说了。于是你们是想在学校社团展演上开live?”
“嗯。”高坂坚定地承认。
“理事长,阻止废校的事宜应该全部交由学生会……”绚濑急忙迈两步来到理事长桌前,试图据理力争,但是被理事长一个手势屏退了下去。
“你们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拯救学校,这是一件好事。”
“可是您不是说,让学生享受好剩下的时光就可以了吗!这有悖初衷……”绚濑焦急地站在一旁大声说道,双拳紧握。
“让学生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就是享受哦。”理事长和蔼地笑了笑。

“……失礼。”
学生会长直接转身离开。

“我可以同意你们的活动,不过呢……”理事长眯起了眼睛。
“不过?”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如果有人不及格的话就不同意了哦。”

“这不是很简单嘛……啊?”
西木野的话音落了下去,随即吃惊地发出了个单音节问话。
矢泽君、星空君和穗乃果同学如遭雷劈,瘫倒在地。

“实在对不起各位!”
三个笨蛋一齐鞠躬认错。
“说说怎么回事吧。”园田满是无奈。
“……”三人如待宰羔羊一般耷拉着头,没了平时的生龙活虎的精神头。
“具体说说是哪个学科吧?”跟过来的东条提议道。
“英语!”星空一拍桌子,满脸悲愤,“我们都是日本人,为什么要学英语啊!”
“这么想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可是国际化的时代。”西木野批评道。
“我……我是数学……”高坂弱弱地说道。
“四七?”小泉提问。
“二十……六……”高坂扳扳指头心虚地答道。
对面一排“这人没救了”的崩溃脸。
“我从小学数学就不好啦!海未君和小鸟知道的!”高坂一拍桌子,满脸悲愤。
“那……仁太郎君?”
“……我没有!仁太郎是你从哪里听来的啊!”矢泽一拍桌子,满脸惊恐。
“是吗——?”东条眯起眼睛,半胁迫地拉长了尾音。
“……数学和英语……”矢泽一副任命的表情瘫在椅子上。

“那么,就此展开特训!”东条拔高了音量,竟然摆出来气势冲天、不死不休的架势,“园田君和小鸟,你们两个负责穗乃果,真姬和花阳负责星空君,剩下一个仁太郎君就由咱来负责复习!”
“仁太郎是哪里来的外号?”西木野略带嘲讽地吐槽道。“怎么了吗!”自尊心在今天遭到严重打击了的矢泽没好气地反问道。
“没什么。”西木野耸耸肩,并没有正眼看他,“比你那个にこ更有男子气概,不过更土了。”
“喂!一年级生!”
“怎么了?一年级前辈。”
“你……”
“这么说吧,我都可以辅导你了,你甚至连高一的基础知识都很贫乏。”
“……你管得着吗!”
东条津津有味地观赏着那边的互动,结束以后,才颇有前辈风范地大手一挥。
“好,开始吧!”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矢泽之前偷看了西木野的资料,现在不是很敢继续和她拌嘴,索性服个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正是如此嘛。


园田一直有个心结——遭到绚濑拒绝,他对此耿耿于怀,迫切地想知道前辈这样决绝的原因。
问问和绚濑前辈比较亲近的东条前辈……她现在欺负矢泽前辈欺负得很嗨,暂时插不上话。
南应该……和绚濑前辈也不熟。
唉,真是多事之秋。
“南,我去弓道部练习,你看着高坂。”
“嗯,海未君去吧。”南轻声应允道。
园田刚要转身,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回过头来严肃地朝南说道:“不许给她放松。”
“知道啦海未君……”
“海未君是魔鬼……”高坂挣扎着从书山里抬起头来,冲着园田的背影抛出这么一句。

其实小时候的高坂说错了,园田是弓道世家出身,家里的道场也是弓道道场。从小园田就是被当作弓道世家的继承人来培养的,因此就算当了校园偶像,他的弓道练习也从没有落下。严苛而一丝不苟的保守性格,与正气凛然的气场,再加上帅气的少年面庞,园田在学校也是小有名气。

女生偏多的音乃木坂最近流行起了评选校草的活动,虽然只是小圈子的自娱自乐,但是还挺有参考性,毕竟这小圈子的组成是来自各年级的五十来号人,占了总学生数的约三分之一。第一当选的是绚濑,第二当选的是园田,第三当选的是星空,三个年级各一个。
园田的柜子在每年的情人节都会被撑爆,每次不知所措的他都会被高坂和南取笑一番。
隔壁绚濑的柜子更夸张。

园田在弓道部训练结束以后,并没有回去偶像研究部,而是直接出校门回家。
正当他一脚迈出校门时,熟悉的歌声钻入了他的耳朵里。
他震惊地寻着声源望去,看到了一个灰白头发的异国女孩,女孩正靠在围墙上,戴着耳机用MP3听歌。
听的是他和高坂还有南的第一次演出的“Start:Dash!!”。


话说矢泽君这几天埋头于书山之中与数学题大眼瞪小眼,左东条右西木野两大护法眼神犀利,紧盯着他的笔。
期间星空多次试图通过上厕所来溜号,没想到每次西木野都会派出来小泉尾随自己到厕所门外,所以一次都没有成功。
中午吃饭的时间,星空找到矢泽,趁着女生都不在,暗地里商量了一番。于是,放学以后,三个该补习的家伙统统都不见了踪影。

“完了、穗乃果前辈变成人质了!”小泉在楼道里焦急地原地踏步,懊丧地喊道。
“你怎么就觉得不是穗乃果前辈绑走了他们两个呢?”西木野卷卷发梢幽幽地说。
小泉一想,嗯,穗乃果前辈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诶。
“那……下面去哪里找他们?”小泉无不担心地问道。
西木野瞥向身边望眼欲穿的小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轻叹一声。
“我想,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就足够了。”
说罢,她打开部室的门,进去坐下了。
小泉还是执着地站在门口,一个一个搜寻路过的同学。

东条搜查官让二年级后辈进行地毯式搜索,自己一个人优哉游哉地背着双手走过二层楼道。
如果绚濑在场的话他可能会很吃惊,因为此时东条竟然少有的露出了嘴唇稍稍撅起、眯着眼睛思索、眼缝中迸射出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的表情。
上一次东条摆出这个样子的时候,还是情人节时推测绚濑收到的匿名巧克力是谁送的。

部室附近肯定是没人的,很容易就能找到了,那三个笨蛋就算是知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也肯定不敢冒险去尝试的,而且还玩儿不开。
……厕所就更不可能了,要玩肯定也是三个人一起玩,矢泽再不讲义气,也不会丢下女生单独行动的,在校园里也如此……况且他还会怕高坂把事情泄露出去……
操场上不可能,羊驼饲养棚不可能,别的社团的部室或者闲置教室他们没有钥匙,学生会也不可能……
这样一来就只有……
天台了啊。

“狐狸开始行动了。”
绚濑读到这句话,单手一合关上了书。
“东条开始行动了。”他无不调侃地自言自语道。
然后他取过空的社团活动申请表,表头的社团名称处,是一笔一画写就的“学生会”。

评论
热度(48)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