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绘希】KuSuKuSu大明神(下)

*听了某一回绘希广播的脑洞
*kssn真可爱👍请快和南酱结婚
*时刻提醒自己正经起来。然而肚子好疼,我在写什么?
*kssn你怎么可以那么可爱qwqqqq


楠田明神曾经出过人命。
当时神社都没有建起来,偶然路过这里的狸猫,屠掉了土著祭司的全家,杀死了土著神,还把他们祭祀的所谓神使——赤狐,挤下了神坛。
高高跷起的鸟居一角,与同平常鸟居不同的血红色的涂漆,历经千年在覆盖物的掩罩下仍无缺损,默示着恐怖的古事。


做梦都能笑得那么甜,果真是你了啊。
不过,再不干点正事的话,这样的生活可就要到头了。
绘里端正了跪坐的身姿,虽然不忍,但还是高声询问神明道:
“敬启大明神,今年的祭祀仪式已经准备万全,请启示何时举行。”

希幽幽转醒,茫然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嘴里哼唧着意味不明的音节,直到眼神聚焦在了绘里身上,才用食指蹭掉从翘起的嘴角里溜出来的口水。

“哎呀,反正整个神社就咱们两个人,你现在开始也无所谓呀?”
“……请您明示。”
“那就现在吧。”

绚濑绘里从来没有碰见过比这位楠田明神更随性的神了,东条希说她是什么“从流女命”她绝对会坚信不疑的。

于是她恭敬而庄重地请出一件件神物陈列于前。


——神明说,放弃我,杀了我,取代我,也无所谓。

月上中天,低头念诵经文颂词的巫女,被透过层层树叶的月光照出一道剪影。
就在大明神即将再一次入睡之时,电光火石之间,巫女突然起立,向前飞扑同时,右手从袖口里抽出一道寒光,作虎爪状的左手弹出瞬间掐住神明的脖子,刀子与身体一起抵住了神明,将神明压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想起来了吗?这熟悉的情景。”
巫女的声音在这夜色里冷到令人不寒而栗。
“……”
神明大张着嘴试图呼吸,发出微弱的呻吟声,五官痛苦得好似要扭作一团。然而令巫女意外的是,她只是象征性地用腿踢做了两下抵抗,然后便再无挣扎之意,身体不受控制一般痉挛着。
巫女松开了左手,把刀子架到神明脖子上。神明趁机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喉咙中传出气流尖啸的声音。
并没有给对方太多的喘息机会,绚濑绘里毫无顾忌地放开了灵力,两只尖尖的狐狸耳朵从头顶上冒了出来。
神明招架不住突如其来的施压,也现了原形——两只狸猫耳朵表明了她的身份。

“没错……”绘里激动地亮出了虎牙,微微颤抖的刀刃紧贴着希的咽喉,“我本以为你失去了信仰就可以彻底消失,不知道为什么你竟然苟活了这么久……我求了天钿女命七天七夜,让我转生成你的巫女,为的就是杀掉你……你这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希咬紧了牙关,绝望地闭上眼睛。
“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遗言吗!”
绘里厉声喝道。

秋风四起,月光忽然倾泻入神社正殿内。
两行清泪从希的脸颊滑落。
“我还抱着一丝侥幸,认为你想着来报恩的……我杀死了想要祭祀掉你的人类你不知道吗……如果你是那样想的,我宁肯不转生,也不要来到这世界上了!”

刀尖的寒意传递到希滑动的咽喉处,更多的眼泪成股地顺着人类的肌理淌下。
“杀了我吧……”

“我改变主意了。”
刀突然被丢到了一边,但是希的领子被对方揪了起来。
绘里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兽耳高立。
“把你的信仰给我。”
希稍显困惑地皱了皱眉头。
“你收到的信仰对半给我,还有,你也要信仰我。”
“……”
“怎么,这一次还不同意吗?”

不同意也不会怎么样你。
等待了半晌,绘里的表情渐渐松弛了下来,她松开了手,落寞感逐渐涌上心头。

“我同意。”
希沉默,而后颤抖着说。

绘里有些错愕。
强效的力量传入四肢百骸,绘里用手扶上自己的胸口,逐渐强健有力的心跳声鼓动她的耳膜。
“面色红润一些,又好看点了,绘里……”
坐在地上的希擦了擦眼泪,勉强地仰起头,朝对方脱力地笑了。
月光洗涤着绘里的身影,玉一般的人形狐神,有种返璞归真的美。


——神明说,其实我们是相同的心情,也说不定。

楠田明神千年以来久违地大扫除了一番,除了坂道没人承包以外,林子和池塘都被打扫了一遍。
于是坂道上积累的落叶更丰厚了。

明明神是两个宅,也没有参拜客来,可这两个神活的好好的,甚至在临近神社的夏日祭上,还有戴着红白项圈的狐狸和狸猫的多次目击报告。都说没有外界信仰的神迟早要完,看来可能不尽然。
近年来,狸猫还会带着七个长相各异种族可能都不一样的小崽子光顾,已经成了当地的吉祥物了。

评论
热度(27)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