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绘希】我梦中所见

关爱单身狗(不)
来互粉啊(棒读)
真的是做梦梦到的情景……
怎么想怎么虐orz
    
    
————————————————————————
    
我是,绚濑绘里。
   
我正在载同学回家的路上。
   
她柔软的心跳贴着我的后背,令我心里也痒痒的。
  
实际上,我暗恋她……也已经有三年了。
   
然而,这是我第一次离她这么近。
  
载她回家也是第一次,借着她去文学作品大赛领奖的契机。
   
已经是傍晚了,光线有些昏暗,但好在街边的商店和路灯都亮了起来,各个方向的汽车流动着红与白的灯光,视野就没那么模糊了。
  
骑过这个立交桥下的十字路口,就是她家了。
  
我正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微妙的沉默时,她突然从我背上迅速地离开了。
  
“绘里亲!等一下……就在这个路口等我一下下好吗!就一下!”
  
我虽然没转过头去,但也能想象出她那带有撒娇意味的可爱表情。
  
“好、好啊!没问题的!”
  
车座一轻,我看着她急匆匆地在绿灯闪烁前穿过了大车道。
  
然后,我顺着她跑向的方向,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到的身影。
  
我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这再次证明从领奖处到现在……不!这三年来我做的各种小动作,不管是被发现还是没发现的……都是……没用的……
   
我一咬牙,转头,脚一蹬,自行车向对面冲去。
  
可到了红绿灯下,我还是忍不住转过身看身后——她呆在了那个低矮的红绿灯旁。
   
一种巨大的悲伤,倏忽间隔空而来。
  
我还是调转了车头。
   
   
   
在她的低声要求下,我陪她绕了个路。
  
烤肉摊的老板似乎和她很熟。
  
“小希啊,来读一读你的那个文章吧,让大伯来饱饱耳福!”
  
正在笑眯眯地嚼烤肉的她,动作突然一顿。
    
“啊呀……没什么好的啊……”
   
“既然是大家都知晓的冠军,一定十分的出彩啊!给大伯个面子吧!”
  
她似乎有什么心事,脸上的表情像是在挣扎。
  
然后,她看向了我。
  
我也是一惊。虽然我也很好奇写了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应该帮她说话。
    
“嘛嘛、既然这样、大伯你就……”
 
“嗯。我读。”
   
关西腔都不见了……
  
是什么很重要的心事吗……
   
我撑着下巴看着她的侧颜,没想到在她展开稿纸之后,她又悄悄瞥了我一眼。碧绿的眼眸和我对上的一瞬间,我别过去了头。
  
“你读吧,我们不看着你就是了。”大伯连忙出声,低头继续干他的活。
   
她终于开始读了。软软糯糯的声音丝丝拨动我的心弦,内容却让我酸楚不已。
  
用真情写给真爱的人,效果果然就是非同凡响。
  
   
   
吃完这一块就走,我默默地动两下筷子,伸向碗里。
  
“喂咱一块吧!”
  
她恢复元气的声音还带点鼻音,忽然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啊!嗯、好……这是我唯一的一块了啊……”
  
“啊——呜——绘里亲把最后的希望都留给咱啦~”
  
“说什么呢啊……我又不是靠烤肉活下去的笨蛋……”
  
“这是在说咱吗?绘里亲好坏!”
 
“那你刚刚读的获奖文里说的是我吗?阳光温柔又帅气,永远不会变心的家伙——”我打趣着说。
   
突如其来的沉默笼罩了两人之间。
   
我最后的希望,今天才彻底被我捏碎啊。
  
请不要在现在又让它死灰复燃。
   
   
  
“咳……走吧……”我最终起了身。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夜色朦胧,我都感受不到她在我身后的车座上。
  
以后,我们之间也将永远笼罩着沉默的铁幕。
   
——————————————————————————
实际上只梦到了过十字路和读获奖文的片段……

评论(9)
热度(19)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