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秘封组】无题

*尖叫!秘封组真鸡儿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继幼驯染、主仆下克上、老夫老妻之后又出现了新的癖好——同床异梦(???)
*尝试一下新lie的qi文风?可能有R级……吧……OOC注意!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分零秒,少女刚睁眼。
她起身,被子从她身上滑落,露出了另一位少女光洁的后背。她抬手,她放下手,她的脸上有道红印,她并没有思考为什么会有红印只是揉了揉。她背后完美的脊椎线被头发遮去了一半,又全部露了出来。她并没有继续做什么动作,而是静坐着。她放下了手,手边的人翻了一个身,那个人也起身了,被子的另一边也滑落到了床下。
“早。”
“早。”
例行公事般的问候。后起床的少女先离开了。她揪起了被子又仰头躺下。床头柜上有闹钟,有手机,有一本书叫《燕石博物志》,书角似乎是被水泡过一般皱起。她觉得那书角的波纹有点像那个人的头发一样,她总想着把它抚平、抚平——劲儿太大了又怕毁坏掉。床头柜旁走两步是书桌,书桌上有书,有笔,有照片,有两个人的合照。合照旁是笔记本电脑,笔记本电脑旁是那个人的内裤……
“喂……把你的内裤放到洗衣机里……至少请把它不要放在那么扎眼的位置……”
浴室里传来了淋浴的声音。那个人又洗澡了。洗澡是很舒服的,感觉能把全身的疲劳和污秽都洗掉一样。她阖上了眼睛,马上就要进入回笼觉的状态,眼前闪过雪花一样的星空。
“莲子——水太烫啦——”
“砰”地一下,嘈杂的星空就被坍缩大爆炸炸成了空白。
她甩开被子,被子又回到了地上。拖鞋被迫形变外加沿直线上升,办公椅正在做加速曲线运动。虽然她不清楚,那个人研究的心理学上是怎么描述她现在的状态,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机械能在极速地增加。然后由于惯性她冲过了热水器,热水器的显示屏上无情地显示着很烫的数字,她想着里头可能快要出来一个烤欧洲人了所以她的脸都黑了。
旋钮一转,浴室里的温度瞬间就由地狱变为了北冰洋。
“笨蛋莲子!!!”
果不其然,过了一段时间后浴室里又传出了惨叫。
“Calm down, Meri……”她搓了搓手。
浴室里的人也彪了一句英文,听不懂就是了。
她伸手转旋钮,直到亮绿色的数字跳动成39℃。然后她转身,上前几步,打开了浴室门,看到了被吓到的少女的脸。
“昨天的事情还没有讲完呢。”
“……那种气氛下怎么可能讲得完嘛……”
蜿蜒的水珠顺着少女的小腿滑落,经由脚踝跌到地面上,与其它的水珠一同化作脏水一滩。
“明明是很不容易睡着的气氛啊。”
“莲子是很精力旺盛啦……我可是做不到……在晚上。”
“所以,梅莉你就跟我一起熬夜做天体观测吧!多练习就可以做到的彻夜不眠!”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个物理狂人呢。”
“总比梅莉你这个梦游达人好啊!”
她把浴室门拉上了一半,迟疑片刻,又猛然推开。
“?!”
“你说,这个浴室里会不会也有结界啊……”
“……出去吧,不存在的。”
“就是比较担心你会洗着洗着又进了结界了。”
“那干脆就一起洗呗——”
她进了浴室,反手拉上了门。磨砂的玻璃隐隐约约映出了里面交错的人影。
“昨天晚上又做了什么梦吗?动静超级大诶。”
“……忘了——”
“一听就知道是在敷衍!”
“嘛嘛、梦到了莲子咬着我的头发……”
“不可能……快点如实招来。”
“哎呀,就是很普通的梦嘛,有莲子在什么的。”
“最近秘封俱乐部的素材已经很少了喂……真的没有梦见过奇怪的东西了吗?”
“没有了。”
砰砰的跺地声。
“不要摸我的头发啦!刚洗好的啊!”
“梅莉最近是不是生病了呢——”
“没有!不要乱摸我的头了啦!”
“也许需要研究一下利用科学探索结界的可行性……”
“不需要!吧……”
水声停了下来,里面的人取下了浴巾的样子。
“虽然很好奇那个地方的存在……但是很危险不是吗?”
“嗯……梅莉你还受过伤……”
“我先出去了——”
“哦……”
那个人出了浴室,走廊上留下一连串的足印。不过那个人很快又折返了回来。
“内裤,拜托你啦♡”
“这个年代哪里还有手洗内裤的啊!再说了为什么让我来洗你的内裤啊!”
“做了坏事的孩子要自己承担后果哦~”
“不就是调了一下水温……”
“哼哼,还有别的呢——”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雾气从门缝里涌出,一只手伸了过来接走了内裤。
“下次不会让你察觉到的……”
“某只薛定谔的忠实小猫也要自己注意呢~微概率奇迹在我这里不实用哦~偷摸的话手劲也请控制一下~”
那个人笑得很开心,以至于脸都微微泛红了。
  
现在是十三点三十分零秒。
被子一直在地上,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个少女伸出不安分的手摸着卷曲的金发,另一个背对着她,发出了细细的鼾声,眼睛却是微微眯着,嘴角带着笑意。
她在半睡半醒间,干脆整个人都扑到了她背上。她隐隐约约听见那人说了一句笨蛋,就沉入了她的宇宙大爆炸。少女指尖轻抚着她的手臂。《燕石博物志》旁的手机的显示屏亮了一下,子时一刻的闹钟,还有这个家伙捧着金发凑在鼻边的睡颜。
“真担心哪天你就在那个世界里回不来了。”
那人在温暖的吐息间,耳边突然响起了这句话。
—END—

评论
热度(7)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