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秘封组】结界与秘封的境界

写在前面的话:
二设有,ooc有。
不严谨的玩梗很多,望指正。
————————————————————————————
  
  
  
***
八风涌起八重云
出云建我八重垣
为了守护我妻啊
我要建这八重垣
我可爱的八重垣
  
  
‌  
金色的暮光照得白被子更加地刺眼。木质的柜子上摆放着花篮,花篮盛放着假花,红的橙的蓝的紫的,紧簇在一起。
  
“梅莉,医生说你的病有的治了。”
“嗯。”
“现在科技水平还是发达了啊!”
“但是啊……莲子……”
  
病床上的金发少女摆弄了一下手中空空的药盒,无力地挑起嘴角,似笑非笑。
“我这可是心病……”
“梅莉是心理学的对吧?你也应该知道,现在人类解决不了的心理问题也不存在了啊。”
床边的人捉住了她的手,反复地抚摸着。
  
“这不是病……这是存在的状态……”
梅莉幽幽地说出了这句话,面露倦色。
“……那我们就一起忘掉'它'吧,就当那真的只是一场美梦……”
“那,《燕石博物志》……和秘封俱乐部……”
“那都不存在的。”
 
两个人的手都湿漉漉的,但同样冰冷。
 
莲子回到宿舍以后,已经是半夜了。她甩开披风,脱下帽子,一手扶额,一手扶墙,摸索着灯的开关。
“啪嗒”一声,还是漆黑漆黑的。
“停电了吗……”她嘀咕道。
于是她只好一点一点挪到自己的床边,再去摸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笔记本电脑散发出微弱的蓝光,这就足够安慰她的了。
“嗯……文档……论文和资料太多了……”
鼠标的指针一行一行扫过,从祖母宇佐见堇子到自己这代所搜集的灵异事件资料都在。
真的要删了关于幻想乡的一切吗?
她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有这个声音在逼问。
但是,从祖母的神隐事件来看——因为家里任何人都不知道有“宇佐见堇子”这号人,自己也是从这台笔记本电脑的资料里推知的——幻想乡,确实可以影响到现实里人的存在。
她不希望梅莉遁入虚无,连自己也忘掉她。
如果她能一直存在就好了啊……
  
花篮的花,花瓣边缘有点泛黑。
“……莲子啊,我都在床上躺了五年了,你还没找到男友啊。”
“哎——死宅怎么可能会有男友呢?”
床边的少女毫不犹豫地自黑道。
“哈哈……你倒是蛮干脆的嘛……”
金发少女笑了笑。
“其实,一直待在家里是非常痛苦的。”
于是她开始侃侃而谈自己由行动派转变为死宅的心路历程。
略显苍白无力的少女,脸上也因为她的开心而泛起红晕。
“莲子总是能从任何事里找到开心的理由呢……”
“那是!”
“哈哈哈……真可爱……莲子的本质还是没有变的嘛……”
“本质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呐呐,梅莉,我新学了计算机编程,你有没有需要的编辑器?”
“编辑器?编辑什么……”
“图啊文啊都可以!”
她颇自豪地端出了笔电,放到她腿上,然后连忙起身,摇高了病床的上半部。
  
梅莉笑眯眯地看着莲子做完了这一切,等她满脸期待地做回椅子,才打开笔电。
系统启动以后,她却没有急着操作,而是胡乱地摆弄着指针。
“莲子的电脑桌面又乱了起来呢……”
“分类的话还是梅莉在行嘛!”
“一点也不像个理科研究生……”
“嘿嘿嘿……这不是重点啦!”
莲子伸出手转过笔电面向自己,随即,手指在键盘上舞动。
“我这个编辑器呢,是要当我的毕业作品的。不过我总不能把一堆源代码丢给教授吧!然后呢,梅莉不是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嘛,我就打算用这个编辑器来呈现一下梅莉的故事,这样就能当有个好的成果上交啦!”
梅莉轻轻点了点头。
“在讲故事这方面,我当然是很擅长的呢!”
“那么!梅莉有什么想跟我讲的故事吗?”莲子顿了顿,“以前讲过的,不算!”
“啊……?”
梅莉愣了一下,而后偏了偏头,一脸困惑的样子。
“就是想听新的故事了……”
“我……做梦都很少了……”
“那就是说不是完全没有呗!”
“……讲不出来的……莲子……”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会。
这时,夕阳落到了钢铁高楼后,回环的架空立交桥重叠交错,不留一丝缝隙透光。
病房里光线暗淡了下来。
“……好吧。”莲子耸耸肩,按下ESC键。
 
这座城市的灯光,一盏一盏地亮起。霓虹灯与车灯交织,光怪陆离,照在铁板和智能LED光屏上,又反射得支离破碎。二十一世纪末尾的京都,如同被丢进了时空的大染缸。夜空由橙至绀蓝,再到紫,再到墨黑的温和渐变,倒是很难见到了。
整个居民区灯火通明,家灯都散发出柔和的黄光,唯独宇佐见家这一盏没有亮起。
独居一人,还真是有够大胆。莲子默默地在心中自嘲。她躺在单人床上,双臂枕头。
天文望远镜就那么孤零零地架在天台,镜筒不知指向的是哪片被标明了编码的无尽深空。与其相连的电子屏上,波形红线在坐标系上无限地延伸着。
可没有亲近的人在身边的地方,又怎么能称作家呢。
  
  
  
***
“这首和歌,如果代指到那个隙间妖怪的身上的话,大概就是说,她绝对不会让博丽的巫女跑出幻想乡的意思吧。”
  
 
 
那天宇佐见莲子倒是没有去什么地方去哭哭啼啼地哀思友人,就是去了一趟殡仪馆参加个仪式,然后去了趟旧约酒吧,最后去了趟大学原来的秘封俱乐部社团部室。
当她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了两张惊愕的年轻的脸。
  
“不好意思……”
她很冷静地退出去,关上门。
竟然已经有后辈取代了我俩的位置啊。
不……秘封俱乐部早就不存在了。
 
她悠悠地转身,压下帽檐。
她这个不良学生会被校领导抓的,就算毕业了十几年了。
“前辈!”
突然,她的背后响起了一个急促的呼唤声。
她下意识地回头,小学妹正看着她,脸上写满了焦急与兴奋。
 
“是这样的,前辈。”
两个学妹非常殷勤地招待她坐下,端茶倒水,放置公文包。莲子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也很疑惑,于是她抿了口茶润润干涩的嗓子,开口问道:“那个……你们知道我是这个俱乐部的人?”
“当然了前辈!我知道您是这个俱乐部的上一任部长!”其中一个抢着回答了,眼中冒光。要不是莲子心性早就沉稳了下来,她会挠挠脸不好意思地吐吐舌。此时,她只想知道答案。
“我们是在自习室偶然捡到了一张陈旧的招新海报……”另一个女孩子怯生生地开了口。
“啊啊……那个啊……”莲子一怔,回忆涌上心头,不由得感慨道,“当时我认为,既然是灵异社团,就不应该大张旗鼓地招人,于是就放到那个角落的桌洞里了……”
于是遇到了她。
刚到日本,傻傻的,不知道拿着宣传单过来,连社团名字都念不对。
“于是我们就按照上面说的七拐八拐的路线来到了这里。发现这里果然别有洞天——”
“我们就重新打理了一下……”
“……没有留下什么珍贵的社办,还真是抱歉呢……”
“没有的没有的!”那个略活泼的学妹,夸张地甩出了一块U盘,“您留下了最珍贵的这个啊!”
  
这是……
莲子的眼睛都直了,她不由得吃惊地张大了嘴。
“……这……这个……”
“这个是您很珍贵的东西吧!现在还给您!虽然我们把一些不太私人的东西留了副本。”
  
意外的收获。
莲子在两手间不停地转动着长条形的U盘。
她很清楚那里头都是什么。
那是能让玛艾露贝莉 赫恩“重生”的东西。
  
这天晚上,宇佐见莲子依然架着她的天文望远镜,而且依然没有理它。她在上网搜索残留不多的神话故事,打发睡不着的时间。
漫漫长夜不好熬。
她的手里依然在转那个u盘,u盘在她指缝间穿梭。
最终,她叹了口气,扣上笔电,丢开了u盘。
她躺倒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没有星空,也没有她,只有两道泪痕无声无息地划过脸庞。
 
上古时代有只穷凶极恶的八岐大蛇,须佐之男为了保护自己的爱妻奇田稻姬,在出云国建造了八重垣,就像被围栏重重包围的家一样。
 
宇佐见莲子感觉自己的意识明明是沉睡的,却异常清明。
有一只黑龙横跨天际,翻云覆雨,雷电冰雹一起肆虐,狂风不止。
许多的人影站在山峰峥嵘的矮山顶,一同仰望着天空。
好像有一场重大的仪式即将召开。
她不得不前行,为了弄清这一切——她承认她久违的好奇心被这一幕彻底勾了起来——她的脚步有点艰难,身上的宽袖长裤随风猎猎作响。
她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鸟居,在风雨中沉默又稳固,漆黑的环境让鸟居与周遭的树林融成了一片剪影,但还是很容易分辨出。
神社吗?
她在努力找回自己的思考。
就在她逐渐看清闪电下通亮的神社正殿时,黑龙突然将黑鳞隐没进云端。
一道人影落在了鸟居上。
彼时她已经匆忙赶过了鸟居,她下意识地回身看向她——
  
夜长梦多。
莲子一觉醒来头疼不已。她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每次结界之旅回来,梅莉都要休息上一天。
今天,她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过了几年,莲子彻底变成了夜行性动物。
程序她自己一个人开发得如火如荼,知道的人却只有两个。
“第几作了……前辈,这都是至少一百年前的游戏啦——要说过时,您这过时有点过头啦……”
那个精力旺盛的孩子摘下耳机,揉了揉酸痛的手指。
另一位也摘下了耳机,眼神倒是表明她有点意犹未尽。
“怎么样?还算顺利吧?没有bug之类的吧?”
莲子期待地等着她们的回答。
“除了剧情诡异了一些……手感啊观感啊听感啊都很不错!”那个安静的女孩子率先评价道,满满的崇拜。
“剧情和人物也很有灵异复古感嘛!很有宇佐见前辈作为现代灵异界领军人物的风范!”
莲子笑了笑,开口道:“这个游戏没有什么可惊奇的,随便找个人都能做出来的。至于什么领军人物是真的不敢当啊——那么,感谢!我能报答你们什么呢?”
“报答……这个……不需要吧……”
对面的两个孩子面面相觑,稚嫩的脸上都浮现出了兴奋之情。
自己被人当作偶像什么的,感觉有一点点奇怪。莲子这么想着,挠了挠后脑勺。
对面两个人就开始窃窃私语,良久,两人终于达成了什么共识。
活泼点的小家伙先抬起了头。
“要不……您也帮我们开发一款类似的游戏吧!”
莲子一愣。
“……好啊。不过,剧情和人物你们必须自己想。”
“没问题!”两人异口同声。
  
曾几何时,自己和别人也是这么默契十足过呢。
她竟然有点记不清了。
不过,任何事情都没有阻挡她开发程序的脚步。
每天除了做一个社畜该干的事情,就是写程序,开发新的域,又修修补补。
0和1组成的世界,已经在她心里彻底成形了。
凭借科技的力量,她一定能够打破某种境界。
  
  
 
   
***
幻想乡的诞生,
是以她的生命换来的。
为了她,
我活成了妖怪贤者,
只是守望,只是轻唱。
  
   
   
这一天,宇佐见莲子精神有些恍惚。
最近的一次体检报告还表明她蛮健康的。
在这个人类的寿命无限延伸的时代,四十来岁的莲子仍处于孩童时期而已,她前些年也会去参加地区的童祭活动——现代社会保留着这些活泼天真的活动,真的很不容易。
 
“痴呆症早就被消灭了才对呀……”
莲子面对着第二颗打碎的鸡蛋嘟囔道。
她现在的每一个念头都是那个绮丽又危险的世界。
  
夜幕降临,妖魔夜行。
她默默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嗯……差不多了……来接我吧……”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宇佐见莲子穿上了年轻时的行头,从阳台再次眺望了一眼京都。她似乎又找回了那个孤独又渺小的自己,但是心中却有着揭开天下秘辛的疯狂。
她轻叹,转身,打开笔电。
她点击程序的启动界面,按下了回车。
“让我看看吧——
微概率的奇迹——”
 
坐标系上的红线,是宇宙最初的心跳。
原本平静的曲线陡然冲高,直接冲破紫色的波段,朝着更高能量的未知域冲去,整个宇宙都在为这一刻闪烁。
那一天夜晚被载入了天文学史册,因为人们观赏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极光现象,在某一片被标号的星空。
  
然而,有个人、有些事,却永远地消失了。
  
  
  
在遥远的东之国,有一片净土。
那里既有隐居的人类部族,也有遁走的妖魔鬼怪。
为了保护人类,一些勇士陆续地定居了下来。
然而,当人类逐渐被贪婪所迷惑时,这片净土的存在,这些妖怪与神明的存在,被人们从记忆里抹去了。
 
终于,一位拥有最诡秘的能力的妖怪贤者,和一位巫女,决定将这片净土,从这世界上割离出去。
 
是夜,狂风大作。
博丽巫女走在长长的坂道上,黑发肆意披散,只有一缕被蝴蝶结绑起——蝴蝶结也在风雨中飘摇。她身上的红白巫女服凌乱不已,被劲风割出惊涛骇浪。她手中的御币陈旧不堪,仿佛随时就会在这风中化为齑粉一般。
不过,她并没有停下脚步,倒是步伐稳健,镇定自若。
她来到了鸟居下,仰望天空。
 
“龙神大人已经同意了吗?”
“嗯……”
黑色的身影缓缓落下,简朴的道袍,金色的半长卷发。
 
“能做到吗?”
“能做到的。”
两人彼此凝望了很久。
 
博丽巫女无声地笑了笑,示意她安心说出来。
“代价?”
“……你的献祭。”
“可以。”
  
这时,风渐渐减弱,黑云却仍如同翻滚的墨汁。来自云端的灵压还是十分沉重,万物都失去了声色。
“那么,我来缔造大结界,你来调整境界。”
“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鸟居上的那人疲惫地笑了笑,问道。
“有很多,但你总有一天能全部听完的。”
“那么接下来……按照之前说好的……”
“嗯,拜托你了。”
  
妖怪贤者不再过多言语,她转身,面向苍茫的大地。
这片大地是活的,就像神明创造它时那样。
博丽巫女站直身体,高举起她的御币。
 
“封魔阵,结!”
倏忽间,一道四方形的道文大阵从天而降,百里之内的土地都被其覆盖。这大阵闪烁着红与橙的辉光,蕴含着无数禁制。
博丽巫女不舍地看向鸟居外,而后再次挥动御币。
“博丽大结界——梦想封印!”
薄膜般的盖形结界顷刻包围起这片净土,梦幻的光影在其上荡漾着波纹,化开了绀蓝与深紫的闪电乌云,自其底部迸发出的纯白光辉,照亮了东之国的深空。
 
博丽巫女缓缓放下了手臂。
“八云紫。”
她轻声叫出她的大名,而后消失不见。
 
妖怪贤者只是凝望着结界,伸出了双手。
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手指交错,瞬间完成了印结。
 
“幻想!
虚幻与现实的境界——”
 
脸颊上,两行晶泪滑落。
“幻想乡……创世!”
  
—END—

评论
热度(6)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