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妮姬】无题小杂文

 一下午的成果……

妮姬注意。老俗套注意。


(一)

昨天矢泽妮可的孩子一边写着作文一边问她什么是爸爸,什么是妈妈。

 

矢泽妮可没回答,只是一味地翻相册。

 

(二)

孩子作文得了个很低的分,没敢借同学手机打电话让矢泽来接她回家。

 

刚好下雨了,孩子顶着书包跑到了便利店屋檐下,碰到了个陌生人,那个陌生人问了她家长的电话号码,然后打给了矢泽。

 

似乎打了很久的样子,虽然对话不多,大部分时间那人都是在沉默。

 

之后陌生人陪孩子站了一会儿,就留下一把伞打车走了。

 

等矢泽急急忙忙跑过来的时候,路上只留下两道车轮碾开的水波。

 

(三)

矢泽并没有批评孩子作文的事,而是暴怒地问孩子为什么会随便就跟着陌生人走。

 

孩子哭着说躲雨恰好碰到的。

 

于是矢泽也没有继续发火了,而是在屋里踱步,脸上写满了惊疑,甚至还有悲伤。

 

下次再碰到那个人就躲远一点。矢泽最后别过脸,轻声说道。

 

(四)

最近那个陌生人竟然会在放学时候守在孩子的学校门口,当然孩子会绕开那个人走。

 

孩子转过街角回头看向那个人时,似乎看到了那个人一副被狠狠伤害了的样子。

 

第二天矢泽临时加班,嘈杂的电音里是对孩子满满的歉意。

 

于是孩子小心翼翼地问了那个人能不能送自己回家。

 

(五)

孩子最近很喜欢吃番茄,矢泽只好每个月更加省吃俭用。

 

还真是跟那个人一样腐化。矢泽对着账本失神了。

 

(六)

有的时候孩子能看到窗户外面那个陌生人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望向家里,目光迷茫,又有点犹豫。

 

(七)

又是个下雨天。

 

陌生人撑伞给孩子。

 

孩子仰起头问那个人可不可以当自己的“爸爸”或者“妈妈”。

 

因为同学都说爸爸妈妈是在下雨天给你撑伞,自己却淋湿了半个身子的人呀。

 

孩子的两个柔嫩的指头搓了搓那人湿透了的衣角。

 

那人揉着发梢,甚至搓干了一撮湿透的红发。

 

(八)

有一天孩子自己在家打扫房间,翻到了一本日记本。

 

字很好看,比起矢泽的可爱,更加端正和锐气。

 

孩子读了起来。日记里的女孩子似乎和谁的身影重合了

 

(九)

那个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孩子在跟矢泽说了陌生人的事以后,矢泽帮她掖了被角。半夜把自己锁房间里发泄,然后痛哭。

 

(十)

于是孩子没敢跟矢泽问,她幼儿时的记忆里,另外一只按着她被角的素白纤长的手是谁的。 

评论(8)
热度(17)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