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龙与摇篮曲(六)

      
那天之后,龙做了一个梦。
它梦见它在拼命地冲向穹顶,很拼命、非常拼命,心脏都要被压迫出胸腔,热血在喉间翻滚而后喷涌而出——没到那个样子,不过它也接近极限了。它一生都在等待这场旅行,在旅行中迎接那个它全身彻底消失,融入这个孕育它的世界的时刻。这非常符合烙印在它思想上的轮回观,就像落叶归根一样理所应当,是平静又安心的逝去。可它的脑海中充斥着绝望的情绪——它想痛哭,它想吟咒,它想血祭,它想毁掉这个世界!
谁也不能逼迫一个守护者放弃信仰!
谁也不能逼迫一个古王者跳入深渊!
它越飞越高,越飞越高,氧气越来越稀薄,魔法结网也不能支持它的呼吸了。
它在脱离恐怖的梦境之前,留下了这句话。
“……再接近一点……我就毁了这片高原……”
——这不是我的梦。
龙睁开眼第一个念头。
——这是别人的视角。
龙感觉热乎乎的液体从眼角流下,它舔了舔,很咸。
女孩儿三天没回来了——不过她已经打过了招呼。她要是在龙的一辈子里,都没在龙的眼前再出现过的话,龙也是相信的。
——不如不回来。
——不如不出现。
毫无违和感的两句话。
龙很轻易地陷入了冥想。
人类的文化里,总是在想象着死后世界。因为不管在何时何地,人都想抓住利益,死了以后要是还有利益就好了。为了满足这种幻想,这片大陆上就充斥着以死后享乐为目标的礼拜。
还有人认为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于是开始寻求不死的方法,便又有了以这种为目标的修行。
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以享乐主义为思想活着。龙也是这么活着的,虽然它是龙。
不过它的乐趣不太多。参悟自然理趣?不好意思它血脉里就已经有看到微观本质的能力了。找找刺激?它站在阳光底下就够刺激的了。唱唱歌?把贪婪的猎人、富人、官员、科学家、宗教教圣和国王叫过来茶话会吗。
或者……再多看看女孩儿?
流星划过天空不过须臾,再想相见或许不可能了。
龙发出了叹息,生命流逝的声音无嘀嗒地、无情地响着。它的心被融化了,可是它并不想抵抗。
——好歹我也是照顾你长大的,回来看看我这个空巢老龙吧。
龙怔了一下,然后直直地把头戳进了雪堆里。
很不幸,那块雪壳断裂了,坠下了千丈悬崖。
龙只好闷闷地缩回了脑袋。阳光灼得它的冰晶犄角有点疼。

评论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