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少年 龙马

急性秘封病患者。

【lovelive】月下回廊(一)

莫名其妙的一些东西
挑战一下东方世界观和LL
(虽然现在没多少元素……但感觉有些解读不好会被喷很惨orz所以请各位多多指教orz)
——————————————————
         
       
该记住的,不该记住的
该忘却的,不该忘却的
该改变的,不该改变的
该纵容的,不该纵容的
     
      
      
海未在去往友人的家的路上。她衣摆的褶皱聚拢又舒展。自行车的金属把上,阳光在流动。影子拉长,又合在车轮下。
爬过一段坡路,她就呼哧呼哧地喘了起来。
“哈……锻炼……怠慢了呢……”
她推了推即将滑落的眼镜,赶忙把手搭回了橡胶把手上。
“糟糕的橡胶味……”
再骑过这个拐弯,就能看到那个和式小阁楼了。
          
高坂正在门口调戏小猫,黄眸和蓝眸一起跟着狗尾巴草的尖转动。
高坂绷紧了肱二头肌,而小猫绷紧了前肢。两个家伙都卯足了劲,气氛凝重,只要有人动一下,就会成为【破】。无辜的狗尾巴草摇晃着毛,还不知道自己可能下一刻不是散架就是散架。
突然,最后的铃声由远及近打响了!小猫先手!它甩出了利爪,朝那罪恶的毛尖扑去!它相信它能在此斩断世世代代被那该死的本能带来的被调戏的宿命!可惜高坂动态视力更胜一筹,作为舞台上闪耀的歌姬明星,她的反应力足以应付蠢笨的大肥家猫!
于是乎,狗尾巴草轻易地躲开了猫的利爪,撞上了疾奔而来的海未的小腿,绿毛散了一片。
       
“……小海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啊!”高坂气得直跳脚,肥猫趴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折磨着狗尾巴草的细秆。
“诶?诶……啊嘞?为什么?”
海未豆豆眼。
“穗乃果正在和猫咪决斗呢啊!本来稳赢的结果被抢走了啊!”
高坂哭丧着脸,一指戳向肥猫。肥猫似乎感受到了别样的愤怒,丢下狗尾巴草一溜烟窜走了。
“哼!死肥猫!吃我面包!到时候一定要把你关进箱子里永远不放出来!略略略!”
“……那个……呃……对不起啊……”
海未反应了很久,才不明就里地鞠躬道了个歉。
“不用这么正式呀!快起来小海——”
      
     
    
“起来吧,凛。”
“是。花阳大人……花阳大人,请您稍微放下一会儿手里的饭团。”
“……这个,不行~”
星空无奈地注视着小泉高起高落的手,嘴边的饭粒还有隔一段时间就伸出来舔一下的粉舌。
“花阳大人……关于西行妖……”
“那个怎样都好啦……哦,这个,好吃!”
“……说好的西行妖的事情排在第一位!”
小泉闻言,睁开了眼,眼波流转。
    
“凛~以后多买点这个吧~”
“花阳大人!!!”
星空的服从精神在克制着她霍然起身抓狂一番。
小泉咬下指尖的饭粒,转而拿起案上的扇子,抬手,哒的一下敲了星空的脑袋。
星空的脊背绷得更直了。
“修行不够哦……”
“是。在下有自知之明。”
“凡事都追究到底的话,反而失去那琵琶遮面的美了呀。”
小扇抬起,扇面轻展,遮住小泉的笑意。
星空低声念叨:“受教了。花阳大人。”
“不过……”
玉盘当空,庭下积水空明,藻荇斑驳,半开花影如游鲤。
“西行妖开与否,似乎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花阳大人不要失落自责,失败是属下抵御巫女不当导致的,花阳大人已经做好了一切。”
“你啊……修行不够。不是武力方面的哟……”
小泉收扇轻叹。星空再次毕恭毕敬地重复了一遍“受教了”。
        
“凛,你有没有想过,这副躯壳,都不是自己原有的呢?”
“……”星空选择了沉默。
“花阳大人,您该睡觉了。”
“呀,不要对人家冷处理嘛……”
“花阳大人身为亡灵说出那样的话真的不是很合理,所以属下大概可以忽略它并且将您这一行为归类到打瞌睡说梦话的范畴去。”
“哇……凛,这是你今天跟我的最长的对话!不知道该不该庆贺呢~”小泉颇为开心,两手在胸前一拍,成就感满溢而出。
“……”星空面无表情,端好空荡荡的盘子起身。
“……呜呜——凛你个大木头——”小泉举起宽袖掩面而泣。
“是花阳大人您太脱线了!”
      
      
      
“是穗乃果你太脱线了吧!!!”
海未哭笑不得。一旁的高坂还嘟着嘴。
“人家还以为小海会很了解我了呢……”
“诶?那么……”
“呜哇不用再道歉啦……”
两人重复了道歉——生气——不知道道哪门子歉——不知道生哪门子气的几个循环,才因高坂的肚子发出了惨叫而告终。
“和小海在一起就会食欲大增啊~”
“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海未好奇地问道。
“嗯……”高坂望天,然后一敲拳头,“大概是因为每次小海都在饭点来的缘故吧!”
“……真是单纯的理由呢……”
“说起来啊!”高坂欢快地咬下一大口面包,“以前小海来我家……磨古磨古……都是来买和果子或者讨论演唱会的事,现在却没有什么很强的目的性了呢!”
海未停下了手中的笔,闭眼仔细回想了一下。
“……确实呢……”
高坂吃完了一袋面包,拍拍手,揉揉肚子趴倒在小桌子上。
“还有啊,小鸟最近超级喜欢往神社跑!都不怎么来穗乃果家……明明还想跟她悄悄讨论裙长问题的说……”
“……吃完东西就趴下,会长小肚子的哦。”
“我知道我知道……”完全是发牢骚的语气。
      
      
      
“明天你自己去哪里都好,当然在我身边也可以……”
“我知道了。”
星空端正了自己的睡姿,闭上了眼睛。
小泉撩起被角,伸手点星空的鼻尖。
“……你啊……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要不我们明天去抓捕不安分的小麻雀吧!好!目标明确,就这么决定了!”
“我不去……穗乃果明明干什么都不清不楚的。”
海未给了高坂一个脑崩。
“痛!!!我知道小鸟在哪里啊!这次绝——对绝对靠谱,信我一次吧~☆”
       
       
      
  
“辛苦了~”
神田神社,巫女交谈着,有说有笑。
    
与此同时,金发混血儿在月下独坐。红瞳的前辈徘徊在街头,身畔是浮光跃金的人工湖。自闭的公主蜷缩在精密的仪器中,仿佛她也是精致的玩具之一。
    
——————————————————————
LL人物自己魂穿,属性错杂。
头疼orz

评论
热度(7)

© 笔耕少年 龙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