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Name:Atlantis

急性巫女病患者。

【妮姬】在夕阳下落以前

*点文@mioniki 
*真人真事系列(
*肚子疼了两天了,开学前症状大发作(


毕业的时候,应该给毕业的人说些祝福的话。
在那以前,要把所有的荒诞的想法抛弃掉。

我身处叽叽喳喳地说着话的同龄人中,默默地望着另一群人中的那个娇小的身影。
漫天飞舞的樱花瓣,隐约地好似一道屏障,分隔了不同年纪的我们。


和她走到一起算算也就一年不到,可是这一年不到的时间,很难说有什么没有变,或者有什么变化。
她的眼睛里映出的依旧是蔚蓝的远空,以及形状不定、踪迹不定的云。如果说说我自己的话,可能比起学期开始时,多了一层笼罩在头顶的阴霾吧。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爱上了矢泽妮可前辈。

我不可能忽视她每次站在我的钢琴边,我的心的莫名的悸动。
可能是晚风牵起了她的发丝,可能是夕阳照亮了她的微笑。
我们的书包亲亲密密地靠在一起,我却总有一瞬间的心动,想要起身逃离;或者不管不顾地抱住她,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贪婪地闻嗅她的气息,然后近乎疯狂地在她耳边重复——我因为这样的感情有多么焦虑不安。

明明是长得普普通通的女生。
——在美术课的画本上无意识地勾勒出了她的面庞,可能有恶搞的心情在里面,画了一个气鼓鼓的她。
明明是声音有些刺耳的女生。
——编新曲子的时候,不自觉地就把她的声线带入旋律里。
明明是性格极其不合的女生。
——偏偏哭泣的时候,第一个想要被一个人抱住安慰的就是她。

这样的心情……
好想告诉她。
可她永远是若即若离的,就像可能随时都会从我身边消失,一点自己的痕迹都不留下。
因为她坚定的步伐前方有她的方向,即使指向的是飘忽不定的未来。

在一步一步靠近她的我,忽然尝到了孤独的滋味。
归家路上落寞的表情,她看不到。就连拌在吵架的气话中的真情,也是被简单明了地忽略掉了吧。

啊,她又被另一个同学叫走了。
我忽然抵抗起推搡着我的手,渐渐地停下了脚步。

我难免也有些征服欲……
每一次妄想之后,却只有无限的绝望感。
啊啊,完美的西木野真姬,竟然有一件、两件、三件……那么多无能为力的事情啊。


她察觉到了什么,面色平淡地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又继续和同年级的前辈聊天。
在我的眼中,这简直是惊鸿一瞥。
就是这样,每一次看向我的目光,一点一点敲碎了我的心房的壁垒。

最终,我变成了,孤独地暴露在梦乡里的我。


再不说就没有时间了。
夕阳在下沉、坠落。
祝福的话也要没机会了。
没有机会了。

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恍惚间看到面对向自己的妮可的嘴唇在蠕动。我喉咙发干,忽然呜咽了起来,在她的震惊的目光中,不管不顾地整个人扑上去,紧紧地拥住了她。

“抱歉……抱歉……我知道我很过分……”
我胡言乱语着,脸颊贴上她的脸,万般激动而又小心翼翼地蹭着她的柔软的脸。
温柔的触感令我的心防又一次崩溃,话语如同脱缰的马不断地从嘴里溜出来。
“我好喜欢你……妮可前辈……我好喜欢你……”
“如果妮可不喜欢我……你要去哪里都告诉我好不好……让我能看见你……让我能一直感受到你……”

周围的人三三两两走了。

眼中支离破碎的光线在暗淡下去。

忽然,脸颊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啾”的一声。
我被……亲了?

“把手掌摊开。”
我定定地望着她照做。
她低下了头,双手配合着,三下两下把胸口的制服扣子解了下来。而后,她挺起胸膛,抬手把扣子搁到了我的手心里。
然而她说话时,却是撅着嘴,有些扭扭捏捏的。
“妮可的信物,收好了!”
“……你能明白我在表达什么吧?”
她不确定地轻声问道。

阳光在消失。
夜空下,我和她情不自禁地拥吻在了一起。


我一直都贴身装着那颗扣子。
我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她的陪伴。
只不过以前,一直都是在不同路上的并行而已。

评论(2)
热度(15)

© CodeName: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